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果三/微香雪]砍蛋糕的那些事儿

*果三背景,看移花接木那集的脑洞
*ooc有
*微香雪?不打cptag了x
——————————

今儿是个平静的日子。小果叮负着只手站在自家门外,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嗑着瓜子,边悠哉游哉地想着。
天蓝草绿,水清风徐。
离自个不远的那条河被风弄得有了些波澜,河面一皱一皱。系在河边那条船一晃一晃,却总也挣不开那条他改良过的麻绳。唯一不美好闲适的就是被撂在船上的那根鱼竿。
谁叫那玩意总让他想起被他钓上来的那一串麻烦。虽然是他自己算好的。
想到这,小果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转过身,有些——不,是非常头疼地看着那扇近在咫尺的家门。
顺便扯出了塞在耳朵里面的那两团棉花。
动作刚一做完,被他手动屏蔽的嘈杂声便大了不少,且清晰可辨。像是“站住”“救命”之类,不绝于耳。讲话——或者说吵架——中间,还夹杂几声令小果叮心碎的噼里啪啦。
赔钱!那一千二百两纹银被你们赖了,劳资的家具不能再白白牺牲了!就算你是贵人是主子也一样!!
但小果叮也就是腹诽一下而已。依屋里这动静,他哪怕叫破喉咙扯坏嗓子,估计也没人能听见他说话。
小果叮正这样想,便听见无比清晰,震耳欲聋的一声——
砰!
哦凑他的门!啊啊啊啊门都被搞坏了!!
还没等小果叮发火,一个着朱红袍子,金冠歪斜的人就从屋里逃了出来。此人相貌俊秀,衣着华贵,看上去便是个佳公子。只可惜这位公子神色慌张,满头大汗,一道没完全愈合的伤痕盘踞于额头之上,本该遮住那伤痕的刘海被什么利器削去了一小片,显得不伦不类,硬生生毁了这美好形象。
小果叮又翻了个白眼——得,又吓得跑出来了。
那人一看见他便双眼发光,哧溜一下躲在了他身后,用发着抖的声音朝追出来的那两人喊道:“你、你们别过来啊!再过来……再过来我就告你们谋杀!”
“……”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提着大刀的少年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无奈道:“菠萝吹雪,我们又不是在追杀你,练个功,至于吗?”
说得好。小果叮鄙视地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那个比自己还高一点儿的家伙。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而且这么砍来砍去,你又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陆小果那样的白痴才不会躲吧!”菠萝吹雪扒着小果叮的肩膀探出个头,振振有词。
“我不是白痴,我是……”
“好了好了都听你说几百遍了,执着执着!”
“菠萝吹雪,你这样我们还怎么去找三大恶贼报仇啊?!”
“哎呀我也不想的嘛!只不过小果叮给的这个方案太太太太坑爹了而已!”
“等等怎么怪我!”一直充当人形背景板以及肉盾的小·财产损失严重·果叮炸了,“让你玩扔飞镖你又不肯!”
见卧虫先生真的点满了怒气值,菠萝吹雪连忙放开爪子,尽职尽责无比娴熟地赔笑拍马屁:“嘿嘿嘿小果叮,别生气嘛,生气对身体不好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的啦,我只是想小小地了解一下有没有什么更安全的方案而已啦……”顺手扶了下歪到差点掉下去的金冠。
“……”小果叮表示不想说话。
他肯定是遇到了假的果宝特攻。说,你是哪来的流氓。
“等等小果叮有话好好说放下飞镖啊!”


“呼……哈……哈啊……”
汗水不要钱地流,双腿越来越酸软。眼前一阵阵发黑,脸颊发烫。
菠萝吹雪自认风流倜傥,有生之年也只在几次决战的时候狼狈过,那时候也还留有几分英雄气概。哪像现在——
被两个人提着大刀长矛追着砍。
实在跑不动也无路可走了,菠萝吹雪咽了口口水。平常司空见惯此刻却珍贵无比的液体流过干涩的喉管,一阵轻微的疼痛弥散开来,就好像那点口水愣是刺破了那处的黏膜一般。
他咬着牙回身,拔出插在后背的双股剑,使劲眨了下落进汗水的眼睛,把全身的力气放在两腕上,硬是格挡住了橙留香那舞得虎虎生威的青龙偃月刀。
强烈的震感从剑身传至手腕。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几秒,锻造武器的上等金属相互摩擦,发出刺耳的呲啦声。见状,陆小果急忙收势,一柄丈八蛇矛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留下呼的一声,还顺带反射了一大片日光。
菠萝吹雪先撑不住,拼着最后的力气将双剑向前一送,将长刀逼退尺许后便松了手,任凭金贵无比的鸳鸯双股剑掉落在地。然后他精疲力竭一般往地上一瘫,整个身体呈大字形,布满汗水的脸上写的是生无可恋四个字。
“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
橙留香替他拾起双剑,扯着他胳膊要拽他起来:“起来,移花接木还练不练啦?”
“不练了……先让我歇会儿橙留香……”
绿衣少年还是把他拽了起来。还没等菠萝吹雪嚎上几嗓子,橙留香便先他一步动作,解下了那两个硌人的剑鞘,替他收剑回鞘后便把双剑放在他身边。
菠萝吹雪一愣。
他刚纠结着要怎么半死不活地道句谢才显得有诚意,橙留香就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在菠萝吹雪还没什么心理准备的时候一松手——
菠萝吹雪的后脑勺和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
“橙留香!你故意的是不是?!”
“菠萝吹雪你没事吧?!我以为你准备坐起来了……”
“菠萝吹雪这一下,恐怕要砸傻了。”
“陆小果你敢咒我!”
靠,真吵。
小·睡午觉刚被吵醒·不爽·果叮如是想。他挺后悔自己没往耳朵里塞棉球。
不过你们砍个蛋糕怎么变成打架了啊!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又是一天的鸡飞蛋打,又是一天的毫无收获。
下河洗了个澡准备回(卧虫先生大发慈悲借他们三个的)屋睡觉的橙留香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根本搞不清楚菠萝吹雪在想什么。不就是练个功么,明明他和陆小果砍完对方都毫发无损——好吧好吧,虽然对菠萝吹雪来说不是那样……
确实,脸被划破飚血和动脉险些被割破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但是——
……橙留香但是不出来了。他忽然感觉菠萝吹雪那逃命的架势才正常,本来因为菠萝吹雪不配合而产生的一肚子火也熄了个九成九。不管怎么说,毫发无伤的人是他和陆小果,而不是菠萝吹雪。
他忽然有点愧疚。
但乱臣贼子他们的移形换影确实不容小觑,攻上花果山又刻不容缓。菠萝吹雪不傻,他肯定知道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所以现在就要让菠萝吹雪相信,他和陆小果不是串通起来砍他的!
连用了好几个成语最终得到结论的橙二爷自信满满地使劲点了下头。虽然这看起来像个智障。
一旁的菠萝吹雪:关爱智障的眼神.jpg
橙留香一向是想到就去做的那类人。于是他扭过头,熠熠发光的眼睛死盯着旁边刚钻到被窝里面还没睡着的菠萝吹雪。
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的菠萝吹雪:……卧槽你要干什么—口—
菠萝吹雪浑身都僵硬了。真的。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根裹着衣服的棍子,就跟……跟那小果叮的稻草人似的。
“菠萝吹雪。”橙留香开口了。菠萝吹雪借着床头一点微弱的烛光看清了他的脸。对方抿着嘴唇,两道剑眉纠在一起,被跳动的烛火渲出些许温暖的漆黑双眼却还是那样,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好像……比以前那个好看一点?
“嗯……?”菠萝吹雪不知道他想说啥。
“我和陆小果不是故意砍你的,真的。”
“……啊?”就这破事儿?
菠萝吹雪顺带把自己刚才认为橙留香他祖宗好看一点的想法给掐了。智商一样低,估计找到女票以后也一个样。呵呵哒。
“你要相信我们啊!”橙留香好像有点急,“攻上花果山拯救天下苍生不是你的愿望吗?你要振作起来啊!不能因为一点小伤就放弃你的志向啊!”
……等等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菠萝吹雪目瞪口呆。
“所以……”
“停!”菠萝吹雪撑起上身,总算摧毁了橙留香居高临下的姿态,他现在有点懵,“橙留香,你在……说什么啊?”
菠萝吹雪清楚地看到橙二爷的嘴角抽了一下。
“等等你让我理理……”菠萝吹雪揉了一把参差不齐的刘海,顺带着狠狠蹭到了没完全愈合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他干脆放弃了把橙留香的话理顺的想法,“嘶……你想表达什么?”
面对对方一脸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和那份写在脸上的懵逼,橙留香有点懵逼。明明他说的很直接吧?
“呃……我的意思是……”橙留香偷偷瞥了眼睡在菠萝吹雪旁边的陆小果。毫无悬念的是他睡着了。
……嘴边还有一道反光的口水。
“说啊!”菠萝吹雪有点气。现在不睡觉明天哪有精神躲避追杀啊喂!橙留香你就是仗着你们有两个人是吧!
橙留香的眼珠子左右乱转:“呃,我是说……”好像有个特别适合回答的词就转在他嘴边然而他不知道那怎么念。
“我是想说……为了赶快练成移花接木,我们要努力啊!菠萝吹雪你就放心让我们砍吧!”总算措好辞的机智橙子十分满意自己的说辞。
“……哈啊?”
忽然十分尴尬。


“果历一八二年八月廿三,晴
“总算送走了果宝特攻那几个家伙。如若不然,我肯定要被折腾得一穷二白。只怕那菠萝吹雪未练成移花接木,使果宝特攻不可与乱臣贼子等人匹敌。
“经我观察多日,菠萝吹雪练不成的原因并无其他,只因不愿相信橙、陆,可见果宝特攻内部并非攻不可破。还请父亲好生把握这点,早日将其击溃,取得黄色莲蓬。
“小果叮,敬上。”
提笔写完这封毫无格式可言的信后,小果叮随手把笔撂进砚台,百无聊赖地等着墨干,才想起来他还没解决自己的早饭。他索性在纸上压了管干净的毛笔,晃晃悠悠地进了厨房,打算给自己弄碗挂面。
风吹进来,毛笔微动,信纸被掀起一角。那上面的墨迹已经干了。
————————
emm刚开始只是想写叁那段,想的场景也不一样
预想的就是个香雪向,橙子觉得吹雪不信任他所以才那么怂……啥的
(虽然我是这么觉得的啦xx)

评论
热度(17)
  1. 原木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