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查九]众生传

陸西樓:

前言:写着玩,不要当真。大概无后续。
部分剧情参考《武林外传》
出场人物:唐晓翼,亚瑟,希燕,墨小侠,伊戈尔,于飞飞,唐欣。
涉及cp:唐亚唐,希唐,兄妹组,多婷



第某回:跑堂无辜被出卖
                 客栈夜半进船王
编剧:陆大西


锣响——幕起!


场景:羽之客栈内,捕头墨小侠嗑掉最后一颗瓜子,放下文钱欲要起身离开,正合遇上了收拾完另一桌回来的跑堂唐晓翼。
唐晓翼(栗发干净利落,耳别藏银耳环,腰系粗布带,披藏青套衫,把抹布往肩膀上一甩):哟,老墨,再来啊!
墨小侠(穿官府配服,腰安长剑):行行行!
希燕(头梳回旋麻花髻,插赤珠步摇,肩披粉黛薄纱,坐于柜台):留步!
墨小侠(踏出门槛一步,被希燕惊得收回脚来):掌柜的,所谓何事?
希燕(从柜台上拿起算盘,笑着走上前去):墨捕头,您上个月的酒钱,上上月的茶水钱,可还欠着呢。
墨小侠(恍然大悟状):对对对,掌柜的说的是,下回交,下回交。
墨小侠刚要走出客栈,不料唐晓翼抱手挡在门前,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墨小侠(气急状):老唐,你这就不对了,起开起开。我墨小侠说话,一言九鼎,只是今天公务缠身,那千面煞四处作乱,我们抓拿它义不容辞啊。
唐晓翼(扬起下巴):就你?
墨小侠:老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梦想一直是抓拿千面煞,迎娶尧千金,走上人生巅峰!
唐晓翼切了一声。
希燕(瞪了唐晓翼一眼):唐晓翼,你怎么说话的?(笑着去推墨小侠)那老墨您好走,明儿个记得来啊。
墨小侠挥袖离开。


[幕一]
场景:羽之客栈木门紧闭,客栈内点起油灯几盏,二楼客舍空无一人。
唐晓翼(关上门,打了个寒战):掌柜的,有话好好说,你叫我全名我瘆得慌。
希燕(没有答话,挥挥手):老墨倒提醒了我一件事情——大伙儿过来过来,开会了啊。
一时间,掌柜的希燕,跑堂的唐晓翼,算账的伊戈尔,炒菜的于飞飞,还有唐家妹儿唐欣,一数坐在正对着门的木桌上。
伊戈尔(递上账本):掌柜的你看看。
希燕(把账本推开):不用看了,反正没客人。
唐欣(拍拍桌子):燕子姐不用担心,总有一天我们客栈生意兴隆,客人成堆,红灯高挂!
唐晓翼当场给了唐欣一个爆栗。
众人默。
希燕(清了清嗓子):刚刚也听老墨说了,千面煞,那可是不知是人是妖的恶人啊,你们听没听说过?
伊戈尔(摇摇头):没有。
于飞飞(摇摇头):没有。
唐晓翼(摇摇头):没有。
唐欣(捂着头):燕子姐我哥打我!
希燕(无奈地摇摇头):据说这千面煞,会化成不同的面孔,都是绝色的美人,然后在晚上敲开客栈的门蛊惑掌柜,盗人财物,杀人放火!怕不怕!你们怕不怕!
唐欣(摊摊手):燕子姐你不用担心,我们客栈这么穷他是不会看得上的。
唐晓翼(点点头):小欣所言极是。伊戈你说对不对。
伊戈尔:掌柜的,我们客栈怎么样我这个算账的是很清楚的。
希燕(一拍桌子):够了!
众人又默。
希燕:飞飞,回头再找个跑堂的和算账的。
唐晓翼(急忙拉住希燕的手):得得得,掌柜的您继续。
希燕(身子向前,仔细分析状):你们真别说,那千面煞都作乱到镇子里了,隔条街的尧府你们知道吧,尧家千金她爹是谁,那可是在朝廷做官的,据说前几日那尧千金夜里打开窗子,正合瞧见那千面煞化成美人模样趴在自家砖墙上窥探,那可是吓得花容失色,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呐,可怜呐。
唐晓翼(沉思状):掌柜的意思是千面煞连尧府都敢进,我们客栈也不远了?
希燕(一拍桌子):老唐就是聪明。
于飞飞:老唐这么一说我还真怕了。
希燕(惋惜状):唉,这种事情还多着呢,那千面煞化千面,说不定还是什么妖怪,官府能擒拿到吗?说不定只有那船王能收得了它……
唐欣(不解地):什么船王?
唐晓翼(得意地):这个我知道,西域蒙哥马利家族的老幺,精通医理术数,独占海域一方,年纪轻轻就当着他老娘的面掌握了家族重权,传说他以笛子奏乐控千条船击退了他那几个上门寻仇的兄长,从此以后不知去向,就凭他控物的妖术,倒可以和那千面煞抗衡。
伊戈尔:这个厉害了。
希燕:好好好说正经的。
唐欣:燕子姐不用担心,来也不是今晚,你看我们客栈灯都灭了。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门外站着一个人。
唐晓翼起身去开门。
希燕(声音提高了八度):唐晓翼,给我坐下!
唐晓翼(吓得一个激灵没站稳摔地上):咋了咋了掌柜的!
于飞飞(躲到希燕身后扒着希燕胳膊):老唐,千面煞,千面煞啊!
唐晓翼(瞪大眼睛):不会吧,真来了?
唐欣(跑到希燕旁边,压低声音道):燕子姐不用担心,那千面煞不是会化作美人吗,开门看看那人好看不好看,好看就关门放我哥,不好看我们就请他进来。
伊戈尔(跟着站在希燕后面):这招不错,但是谁去开门呢?
四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离门最近的唐晓翼。
唐欣(做抹眼泪状):哥,我和祖母会记得你的。
希燕(挥挥手):老唐,你这辈子的工钱我会好好留给你妹儿的。
伊戈尔(吸吸鼻子):老唐,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于飞飞:老唐,我每年都会给你烧你最喜欢的炒瓜子儿。
唐晓翼(声音带抖):去去去,你们怎么知道那一定是千面煞?
希燕:我们客栈灯都灭了,还有人来吗?这不你去试探试探,长得丑就是客人,长得好看我们就推你出去和他决斗。
唐欣(慷慨激昂):你这是为了墨捕头,为了东林镇的大家啊!
敲门声更响更快了。
唐晓翼咽了一口唾沫,看着躲在桌角的众人。
他咬咬牙,深呼吸一口气,快速打开了门。
唐晓翼(砰地关上门,后背抵住门缝,捂着心口,瞳孔缩小,一时无言。)
希燕(急切问道):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唐晓翼(失魂落魄状):好看得很,好看得很。
于飞飞(惊奇地):有多好看?
唐晓翼(按着胸口顺气):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伊戈尔:那你去和他决斗啊!
唐晓翼(失了心神):你就别开玩笑了!
下一秒门外的人停住了敲门的动作,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
门外人:有人吗?
唐晓翼(来到希燕身后和众人一起把希燕推到门口):掌柜的这怎么办啊……!
希燕(声音不改):唐晓翼,你让我上?
门外人:唐晓翼是谁?
唐欣(大惊失色,晃着唐晓翼的胳膊):哥,你就说我们打烊了!
唐晓翼:我我我妹儿说我们打烊了!
门外人:你妹儿是谁?
希燕:老唐,你就说我们这住满了!
唐晓翼:我们掌柜的说住满了!
门外人:你掌柜的是谁?
伊戈尔:老唐,你就说大侠快回吧!
唐晓翼:伊戈说您请回吧!
门外人:伊戈是谁?
于飞飞:罢了老唐,你就开门吧。
希燕(攥着袖子瑟瑟发抖):伊戈,算盘拿好敲他的头,飞飞,菜刀拿好看准就砍,小欣就去拽着他,至于老唐,回头我再找个跑堂的。
唐晓翼(胆战心惊,捶胸顿足):掌柜的,你不厚道啊!
唐欣:哥你别管厚不厚道了,准备决斗吧!
唐晓翼(手扒着门缝,悲壮地望向已经准备好的众人,朝门外喊道):怠慢了客官啊,小的这就来开门。
唐晓翼猛地一拉,客栈的门开了。
只见一个男子抱着手臂走了进来,他的发用蓝金发带束起,如瀑般垂下,灿若朝晖,双目似含了一池秋水,清朗俊秀,温润如玉。
金发公子(瞅了瞅一旁的人,对唐晓翼笑道):多谢。一间房,有劳。
唐晓翼(反应极快地):好好好,二楼请。
唐晓翼目送金发公子上了二楼。
希燕(叉着腰咬牙切齿):唐晓翼,你有病吧?飞飞,明天去市集上找个能跑堂的。
于飞飞(不为希燕所动,同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晓翼):老唐,你还好这口?
唐欣(瞪目结舌):哥,你不要殷姐姐了?
唐晓翼(莫名其妙地看向众人):你们傻啊,他进的那间房没窗子,我们客栈那破房有啥好偷的?我们可以在门外侯着,派个人进去探探他的底细,反正逃不掉。
希燕(一拍脑袋):老唐,在世诸葛啊!
唐欣:那谁去探他底细啊?
唐晓翼(立刻摆手摇头):反正不是我,我这心肝儿都要被吓出来了。
希燕的目光扫过众人。
唐欣:燕子姐,我还是个孩子!
于飞飞:掌柜的,你让一个厨子去探底细?
伊戈尔:掌柜的,我觉得还是老唐靠谱儿。
希燕:老唐,看你的了。
唐晓翼(痛心疾首地望向众人):你们……这年的瓜子儿别想找我要了。
众人随唐晓翼上了二楼。


[幕三]
场景:金发公子所在的客房门外。门前摆着一棵绿植,客房内只有墙上大折扇一把,木桌一张,床一张,木椅两把,茶壶一只,茶杯一对。
众人躲在绿植后,唐晓翼稳了稳心神,端着一盆热水打开门走了进去。
金发公子(抬起头来,看着唐晓翼不解道):你来做什么?
唐晓翼(面不改色):给您端盆热水,好洗手擦身子。
金发公子(礼节性一笑):多谢。放那儿吧。
唐晓翼没走。
金发公子(投来疑惑并警觉的眼神):你怎么还不走?
唐晓翼(不动声色):您水凉了咋办啊,我在这给您侯着。
金发公子(蹙蹙眉,在唐晓翼思考下一句话之前抽出他腰上的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身,脚踏几步,剑刃横秋挡在唐晓翼的脖颈前):什么人?
唐晓翼(扬眉冷笑一声,徒手抓住剑的中央):跑堂的!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金发公子见唐晓翼没有动静,扬了扬手里的剑。唐晓翼松开手,金发公子把剑收回剑鞘。
唐晓翼(见状立马跑上去抱住金发公子的胳膊):这这这这位大侠,小的真的只是个跑堂的,这不关心则乱吗!小的只求大侠剑下留情,这边上有八十祖母下有二六妹儿啊……!
金发公子(把胳膊抽出来):那你还不快出去?
唐晓翼(重新抱住金发公子的胳膊):我这不是仰慕大侠英姿,前来求教嘛!刚刚多有冒犯,对不住,对不住。
金发公子(半信半疑,没有挣扎,另一只手的袖子里,银针暗藏):你要求教什么?
唐晓翼:敢问大侠英名啊?
金发公子:亚瑟。
唐晓翼(笑道):哎哟,亚大侠!
亚瑟(白了唐晓翼一眼):我不姓亚。
唐晓翼:好好好,大侠,你这么晚来我们客栈,是不是路途不顺啊?
亚瑟(从地上拿起他的箱子,摆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纸笔与银针,还有一支笛子):有点。我敲了几家客栈了,他们见了我就关门,我也不知为何。
唐晓翼:那是大侠您英气逼人,他们觉得招待不起!
亚瑟(笑了笑):就你会说话。
唐晓翼:大侠来我们小地方所为何事啊?
亚瑟:行医。
唐晓翼(松开了亚瑟的胳膊,暗暗对门口比了个手势):这……行医还佩剑啊?
亚瑟:自保。
唐晓翼(暗暗想:完了,这年头医者会打架了还。不想瞅见了亚瑟的笛子):哎哟,大侠您还玩音乐啊。
亚瑟: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唐晓翼:不不不,我就听闻那西域船王也有一根笛子,您是他的粉丝啊?
亚瑟(呵呵一笑):是,或不是,与你何干?
唐晓翼:我跟您说,那个船王老厉害了,据说能收得了千面煞。
亚瑟:千面煞?千面煞早就死了。
唐晓翼(脸色凝重):你怎么知道?
亚瑟(冷哼一声):无知小贼借着千面煞的名义在小地方扰乱民心,你们还真信了?
唐晓翼(脸上凝重):你怎么知道?
亚瑟:这你就别管了,我看你实诚就告诉你,我听闻你们东林镇有一种珍稀药材,特在行医途中顺便寻找。说不定要在这里待一阵子。
唐晓翼(收起笑吟吟的模样):好好好,亚大侠您慢慢找啊。
亚瑟(眯起眼打量着坐在旁边的唐晓翼):还有你,你当真是个跑堂的?我怎么听闻当年身患恶疾的唐家少爷闯荡天下,四件秘境珍宝尽收……
唐晓翼(皱起眉头):你是什么人?
亚瑟(抿了口茶):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对了,(眸子暗了暗)我姓蒙哥马利。


这个时候,客房的门破开来,几个人一同跌跌撞撞地冲进来。
“活的船王啊——!!!”


[幕黑]

评论
热度(30)
  1.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陸西樓 转载了此文字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