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果三/香雪]论穿越的诸多不便

*果三背景,欢脱向,ABO设定

*Alpha=乾元,Beta=常仪,Omega=坤泽。

*香雪向,薇诗有,东姥有,刀斜有

*日常不会起名字

*ooc有

————————————————————

菠萝吹雪感到魔幻。

菠萝吹雪感到很魔幻。

菠萝吹雪感到非常魔幻。

他就这样穿越了??一般来说不是要先找辆车和一个喝过酒的司机来撞他一下或者给他提供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口吗?

哪有人打着打着就穿越了的?

就很迷。

而且谁会穿越以后看见一群跟自己兄弟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菠萝吹雪觉得他真是世上仅有的欧洲人,不,非洲人。

其实菠萝吹雪一直对穿越这类事件抱有很大的兴趣。

然而他并不想穿越。

开玩笑!没有手机电脑空调WiFi日子还怎么过!

连自行车都没有!

橙留香:“呃……虽然没有你说的什么自行车,但是我们有马啊。”

……可我不会骑啊。

菠萝吹雪最终还是学会了骑马。

他带着一身的淤青骑在马背上,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花果山第一层进发。

城门前立定。橙留香叫阵:“贼眉鼠眼!我们果宝特攻来找你决斗!”

城门缓缓打开,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年纪比他们稍微大些的少年出城。看上去是个常仪。

应该没有性别压制。菠萝吹雪稍稍放心。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挑战我?”

“少废话!”菠萝吹雪努力让自己那匹马上前了两步,然后拔出腰间佩剑:“贼眉鼠眼,你……”

话音未落,衣服散开。

橙留香:“……”

菠萝吹雪:“……”

陆小果:“……”

贼眉鼠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菠萝吹雪衣服没穿好是有原因的。

他平常只看过古装剧,根本都不知道古代这种衣服怎么穿。按理说昨晚脱衣睡觉的时候应该能研究出来,然而那时候实在是太累了他就随便把衣服弄下来随便团吧团吧就去睡觉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看着自己的衣服一脸迷茫。

最后心一横,把衣服随便一穿再把腰带一系就出了房门。

陆小果看着他,欲言又止。

“……说。”

“哦。”陆小果诚恳地看着他,“菠萝吹雪,你衣服穿反了。”

“……”

菠萝吹雪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他认为他做过最愚蠢的决定就是把剑也系到腰带上。

然而那边的贼眉鼠眼已经笑够了拿着狼牙棒打过来了。

最后三个人无比狼狈地滚回了住的客栈。

菠萝吹雪悲剧地发现他的几两碎银丢了。

轻信古装剧,把银子装在袖子里的下场。

菠萝吹雪感到人生黯淡无光,决定数一数钞票冷静一下。

……好像没有钞票。

最后还是橙留香教他怎么穿衣服。

“我说吹雪,你连衣服都不会穿以前怎么过的啊。”橙留香替他拍平衣服的褶皱。

菠萝吹雪本来在低头理衣领,这话叫他心头一紧,呃了两声后灵机一动:“……其实我家住得特偏,跟那个台……夷州挺近的,所以家里穷,连衣服都穿不起啊。”说着,满面凄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可惜橙留香还在替他弄衣服没看见这副神情,只摸了两把衣服料子,问道:“那你这身……”

“这身!这身是我爹娘含辛茹苦赚了一辈子钱才买来的好料子给我做的。”菠萝吹雪截断话头,“可怜我爹娘,连饭都不舍得吃,就为了给我弄一身好衣裳。最后还被一场大水……”他已经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橙留香站起身刚和他对视,就被这副样子惊得手足无措:“哎吹雪你……你别哭啊……”

蒙混过关的戏精雪:√

手忙脚乱把(其实根本没哭的)人哄好以后,橙留香道:“那你先休息,我们明早再去城门口。”

菠萝吹雪哎了一声。

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也不会用发带。

……管他的呢反正穿过来的时候有一根橡皮筋。

穿越过后菠萝吹雪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

比如说橙留香的祖先是个乾元而他是个常仪。

陆小果的祖先是个常仪而他是个坤泽。

照这样推算……女生那边岂不都是乾元??

……不行这个脑洞有毒。

他才不想被梨花诗睡!

然而这一晚上菠萝吹雪根本没有睡好,他做了一晚上的梦。

全是霸道诗诗和她的娇妻雪。

菠萝吹雪打心底里希望梨花诗她老祖宗不要是个乾元,否则他真的会去跳河。

第二天早上菠萝吹雪顶着俩大黑眼圈下了楼到客栈大堂坐定,要了碗稀粥和一盘咸菜,也没等橙留香他们下楼就自顾自吃起来。

其实他制定了一个进城的计划,细节还需要推敲推敲。然而他实在是饿得受不了,干脆先下楼吃饭。

说到吃饭,菠萝吹雪觉得他还是很有必要槽一下古代的米的。口感差到他好几天都没吃饱饭。

真怀念现代啊。

要是橙留香他们也穿越过来就好了。(不是

十一

等菠萝吹雪吃完橙留香陆小果才从房间里出来,菠萝吹雪就边等着他们吃完边向他们描述自己的计划。

橙留香沉默一会儿,道:“吹雪你忽略了一点。

“我们现在,没有钱弄女装了。”

“不仅如此,”陆小果吸了吸鼻涕,“今晚我们也住不起客栈了。”

菠萝吹雪:“……”

他并不想回到风餐露宿的日子!

十二

然而钱确实是硬道理,菠萝吹雪纵然千般不愿,还是收拾收拾东西从客栈里出来。

还好今早上吃的是稀粥咸菜。

菠萝吹雪数数陆小果仅剩的七钱银子,沉默一会,提议:“要不,我们三个把衣服换着穿?”

橙留香:“……”

陆小果:“……”

如果你见过一个女生穿着袒半边的衣服,一个女生穿着窄袖劲装,我想是可以的。

十三

最后菠萝吹雪忍痛从里衣里面抠出来二两碎银,买了一条襦裙,两件……寿衣。

然后他发现。

他又不会穿。

十四

可怜橙留香一个十六岁的大好乾元,两天内为一个常仪更衣两次。

这怎么看都是夫妻档才会做的事吧/手动再见

十五

然后是不会泄露的最重要一步,刮胡子。

菠萝吹雪不知道从哪弄来个推子,贼兮兮地笑道:“你们两个,谁先来?”

橙留香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

菠萝吹雪:……为什么忽然感觉我像是逼良为娼的老鸨。

十六

陆小果很是干脆地剃掉了自己的络腮胡子,躺到板车上睡觉(划掉)装死。

橙留香大义凛然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菠萝吹雪淡淡道:“那你扮我夫君,就不用剃胡子了。”

橙留香的脸爆红。

“不过那样的话,被贼眉鼠眼认出来的可能性……唉。”

十七

橙留香最终还是选择向女装势力低头,颇为心痛地剃掉了自己的美髯。

哦,第一刀还是菠萝吹雪下的手。

犹记一个美娇娘依偎在他怀里,快准狠地剪掉他的胡子。

……然而,橙留香羞愧地发现,他好像,弯了(划掉)动心了。

十八

菠萝吹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演戏技能发动,骗过守城士兵。

“这女人胸怎么这么平。”

不要以为我没听见!

十九

然而菠萝吹雪的运气似乎烂到了极点,他刚庆幸蒙混过关了就听见贼眉鼠眼的声音:“这是打算去哪啊,果宝特攻?”

我艹!

贼眉鼠眼扫了一眼板车:“真是难为橙留香了,一个乾元装女人。”

菠萝吹雪:明明我们都是在装女人凭什么只提他!性别歧视吗?!

二十

最后,果宝特攻三人再次被扫地出城。

菠萝吹雪愤恨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泄愤一般地咬了一口。

回头就发现橙留香盯着他,他一看过去对方又慌忙转移了视线。

菠萝吹雪犹豫着掏出另一个馒头:“凉的,你吃不吃?”

至于陆小果为什么没来抢?

他睡着了。

带着一脸死人妆。

二十一

橙留香沉默,接过馒头,又把自己那把菜刀抽出来架在火上,放上馒头,烤馒头。

菠萝吹雪越看越不顺眼,忽然想到了什么。

怪不得现代的橙留香用的也是菜刀!

遗传嘛!

二十二

然而菠萝吹雪认为,拿着菜刀打架算什么事!不输才怪!

他当下拍板:“去拜访卧龙先生,好找趁手的兵器!”

橙留香吓得馒头都掉到火堆里了。

二十三

最后还是菠萝吹雪拿着已经生锈了的赤霄把差不多烤焦了的馒头扒拉出来。

然后惊异地闻到馒头上一股淡淡的橙子味。

橙留香此名,果真名不虚传。

二十四

经烈火一烤,赤霄上锈痕更甚。菠萝吹雪愁眉苦脸。

“橙留香,你可知道卧龙先生在哪里?”

橙留香摩挲着下巴想了一会:“我知道卧虫先生在哪。”

……拒绝山寨!

二十五

经过商讨,两人还是决定第二天去拜访卧虫先生。

盗版总比没有强。

橙留香趁菠萝吹雪睡着,悄悄向他那边挪了挪。

身为常仪,菠萝吹雪身上没有太浓重的香味,起码橙留香只能闻到一点若有似无的凤梨味道。

篝火往菠萝吹雪的脸上涂了一层暖色。橙留香盯着他,忽然感觉越看越好看。

菠萝吹雪听见这个形容词绝对会打死他的。

绝对。

于是橙留香又默默缩了回去。

二十六

第二天陆小果不知道又从哪弄来几锭银子,买了一大袋吃食。

并且一点也不分给其他两人。

菠萝吹雪抗议:“为什么!有福要同享!”

陆小果扫他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吃馒头不带我。”

“……你没睡着?”

“不。”陆小果悠哉游哉地啃着鸡腿,“昨晚睡觉之前你身上有两个馒头,今早上没有了。”

菠萝吹雪讶然道:“你不傻的啊!”

陆小果白他一眼。

别以为生意是好做的。

二十七

菠萝吹雪还是找到了重点:“不对啊,你钱哪来的?”

陆小果高贵冷艳道:“我可是南国首富,这附近都有我的产业。”

菠萝吹雪顿时有跪下的冲动。

土豪!你介不介意养一个仆役!会数钱能算账那种!

二十八

经过仔细思考菠萝吹雪还是放弃了那个危险的想法。

开玩笑,给陆小果算账?

他会心痛至死的。

评论(21)
热度(58)
  1. 原木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莲日天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妈嗨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