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果三/香雪]论穿越的诸多不便(四)

*果三背景,欢脱向,ABO设定,生子有
*Alpha=乾元,Beta=常仪,Omega=坤泽。
*香雪向,薇诗有,东姥有,刀斜有
*ooc
————————————————————
七十三
橙留香松开双手,再次咬牙,发力。
毫无动静。哦不,下雨了。
虽说认贼作父治所寒冬凛冽,阳光十八镇现在却是阳光明媚,站上一会儿就叫人大汗淋漓。夏天的雨又向来迅猛,没过半刻钟,街上人便散了个干净。
摊子老板从旁边小厮手里拿过伞,不耐烦道:“还拔不拔了?我还要收摊。”
菠萝吹雪忙不迭道:“当然拔。”他示意橙留香让开,“不过您先拔给我们看看。万一这刀拔不出来,可不是您坑人钱吗。”
摊主冷哼一声道:“麻烦事真多。”又冷着脸走到那块巨石前,道:“看好了!”
哗的一声,大刀被拔出。
橙留香瞳孔骤缩,脱力一般后退两步,喃喃道:“……果然是我太弱了。”
菠萝吹雪却哈地笑了一声,道:“看来我也能把这大刀拔出来了。”说罢,疾步上前,胯骨朝某个地方一压,那长刀便被拔了出来。
橙留香:?!
橙留香:说好这是我的武器来着??
七十四
菠萝吹雪把刀往地上一杵,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啊?”
随即正色,骂道:“奸商!”
商人冷笑道:“有点意思。”他又一抬手,“来人!把这个污蔑诽谤的家伙给我带下去!”
菠萝吹雪:“……啊??”
七十五
菠萝吹雪:一脸懵逼.jpg
他木楞楞看着一群人把自己绑成个粽子以后才反应过来,挣扎道:“干什么?!”
那商人慢条斯理地把刀拔出来:“干什么?斩了你这个造谣生事的家伙!”
菠萝吹雪怒道:“还有没有王法了?!”
……等等,我好像就是来推翻王法的。
七十六
奸商像是听到了什么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押着菠萝吹雪拦着橙留香的随从也跟着他哈哈大笑。
菠萝吹雪:“……”
笑笑笑,笑个毛线啊!
七十七
中年男人总算是笑够了,不屑道:“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给我把他砍了!”
菠萝吹雪目瞪口呆。
没想到他菠萝吹雪一世英名,连九死一生的大决战都参加过几回,如今起义,没被东方求败镇压成功,反倒要在这名不见经传的阳光十八镇被一卖刀的男人了结了性命。
死得真亏。
他正不甘心,忽然听见橙留香的声音:“放开他!我来替他死!”
这句话直接把菠萝吹雪砸懵了。
橙留香果决道:“他是为了我才来这里的,要死也是我死,他是无辜的!”
“橙留香!”
七十八
这下菠萝吹雪才知道什么叫目瞪口呆。他菠萝吹雪打小无父无母,童年时期便四处打工,后来好不容易弄了个奶茶店还破产了,后来把店铺转让以后,狠了狠心才提着一大袋子零钱去果冻学院报名,才算是过了几天轻松日子。现在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却还是有人愿意为他出生入死。
他的眼睛酸涩,嘴里先喊出一句不成调的话:“橙留香!”
对方朝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那老板道:“杀了我,让他走!”
中年男人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好!”
菠萝吹雪那大段大段的感伤顿时变成了一脸懵逼。
七十九
中年男人感叹道:“你们有所不知。如今世风日下,人人都只为自己着想,不肯对他人施以帮助,即使那是他的妻儿。我大感失望,在此设局,就是为了寻一个有情有义之人,把这青龙偃月刀送与他。还没想到,最终竟是两个没到及冠之年的娃娃拔走了这把刀。”
他欣慰地对橙留香道:“这把刀,就送给你了。”
橙留香一愣,而后一揖,激动道:“谢谢前辈!”然后他给菠萝吹雪松了绑,拿了大刀,准备回去救陆小果。
男人却道:“等等。”
八十
“啊?”
商人眼里发着精光:“你们还没交钱呢。”
菠萝吹雪:??
“你不是说送我们了吗?”
“送是一回事,交钱是另外一回事。”商人摇头晃脑道,“你们还要交多项手续费共三十两银子才能拿走这刀。”
菠萝吹雪:“你这奸商!!”
八十一
菠萝吹雪和奸商讨价还价三个时辰。
橙留香瑟瑟发抖,抱紧青龙偃月刀。
八十二
最后以两件棉衣成交。菠萝吹雪口干舌燥,跑到小河边喝了几大口水,愤愤道:“真是奸商!”
“话说,吹雪,我们还去花果山第二层吗?”橙留香蹲在他身边。
菠萝吹雪疑惑道:“为什么不去?”
“我们三个的棉衣被你抵了啊。”橙留香拿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卧槽。”
八十三
也就是说,他们今晚也没有被子盖了。
菠萝吹雪默默把火弄大了一点。
再弄大一点。
不行还是小了。
暖和一点总没错的,马上要去第二层了嘛。
“哎呦我的头发!”
八十四
然而最后他们还是没舍得把火弄太小,还是在那团差点把菠萝吹雪整个人都烧着的火前边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全身都是烟。
八十五
洗干净脸和头发,菠萝吹雪几番斟酌后还是决定不洗衣服了。
可能,大概,换衣服会有点尴尬。
八十六
菠萝吹雪扎好头发,随口道:“橙留香,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啊?”
橙留香摸遍全身,摸出来三钱银子。
菠萝吹雪的计划又一次因为钱破灭。
八十七
他皱着眉毛掏出来三两银子,道:“本来打算买两坛好酒去认贼作父城前喝的。”
橙留香:忽然激动.jpg
“然而现在只能喝米酒了。”
橙留香:一条咸鱼忽然失去了梦想。
八十九
最后两人还是买了……三坛米酒并一个小火炉几块炭。
思前想后,把陆小果那匹马当成货运。
开玩笑,橙留香那匹马那么娇弱能禁得住?
九十
橙留香最近春风得意。要神兵神兵有了,要美人美人在自己怀里。
……虽然美人对自己好像没兴趣。
九十一
两人抵达城门,把马拴在城外一颗树上,提着酒菜跟火炉就去了认贼作父门前,喝酒吃菜唱歌,简而言之就是放飞自我。
菠萝吹雪抿了口热气腾腾的米酒,赞道:“好酒!来橙留香你也喝!”
橙留香给自己满上一杯,笑道:“没想到米酒也能这么有后劲!吹雪吃菜!”
“得了吧,我要是把菜吃完了陆小果不得杀了我。话说认贼作父怎么还不出来。”
“再唱两句把他引出来!”
“认贼作父可没那种雅兴。”菠萝吹雪嫌弃道,“而且你唱歌难听。”
橙留香:“……”
九十二
话是这样说,两人仍是高歌一曲……或者说两曲。
菠萝吹雪:“我们都需要勇气!”
橙留香:“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菠萝吹雪:“果宝欢迎你!”
橙留香:“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菠萝吹雪:“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橙留香:“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还能不能好好合唱了!
九十三
被俘虏的陆小果:好冷。
想吃鸡腿。
想喝酒。
想了半个月以后,他听说菠萝吹雪和橙留香在外面喝酒唱歌。
喝酒唱歌。
酒唱歌。
唱歌。
歌。
我陆小果没有你们这样的兄弟:)
九十四
所以在最后出来的时候,陆小果把他们的饭菜米酒都吃了,然后晕晕乎乎一路,差点让马撞到树上。
橙留香&菠萝吹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TBC——————

评论(17)
热度(50)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