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晴,无事(one)

hhhhh可爱!给咔敷打call!!!

‖kafu‖:

&现代pa
&cp雪诗,注意避雷
&梨花诗视角
&小学生文笔
&内容跟标题没有任何关系
&可能是个烂尾,我能写就尽量写




1.欢迎回来,花心菠萝头。



认识菠萝吹雪很久了,我一直不太喜欢他。
其实我和他算不上关系融洽,大学同窗,而且还是在微信上‘你可能认识的人’中加上好友的。看到他的好友申请时,看到没看就点过了,反正现在我是觉得有点儿后悔了。然后我们乱七八糟的聊了一段时间,见面玩了几回,闹了几次,结果聊着聊着,线就断了,所谓的大学同窗就在网络上再次擦肩而过,况且我们还见过面。


大概杳无音信了两个月,一天,我正在打印教课要用的复习资料,手机响了,字幕条缓缓的在屏幕上方游动,“明天我来L城实习。”一个已经被拉入黑名单的人电话号码,我自然不记得。


“你,是,谁。”摁下发送键那一瞬,隐约觉得可能是菠萝吹雪,因为记得以前他说过一嘴,他是Z城东区一个还算有名的理财公司的…………实习生。11月多要来这里实习。


消息很快就回复过来:“你猜,我是,谁?小,诗,诗。”是的,就是他了。喜欢称呼我叫‘小诗诗’,喜欢学着我有些结巴的语气给我发短信。


明明自己跟他一点都不熟悉呀。


菠萝吹雪在微信,也在QQ里,把行程单,车次,宾馆房号都发给了我。办公室茶水间几个刚来的新老师瞥到那些信息,“我擦,这哥们儿这么主动啊?!上来就yuepao?!”


我豪不犹豫的拿过放在茶水间桌上的手机:“别,想歪了,好吗?”我把手机塞进口袋,我心里也特别清楚,就算他跟他兄弟上床也不会是和我,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肯定。


然后浑浑噩噩的到了第二天,也不知为什么我脑子开始短路,下班时路过一座大厦,嗯,新世纪大酒店,那个花心菠萝头好像暂住在那吧,然后脑抽的打了个电话过去:“喂,菠萝,我在,你楼下,下来见我,快。”


“小诗诗啊,我我我一会儿就到,为了省点钱所以我坐的是拖拉机,可能会慢一点点,就一点点,半小时。”


……你还是跟钱过一辈子吧。


我忽然很想赶紧回家备课,因为这个傻逼很有可能被拖拉机颠死在半路。但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找上门儿的不能怪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哐当一声把我自己埋在酒店大堂松软的大沙发里。


菠萝吹雪这个人,不仅贼贪财,而且跑风。说好了半个小时,却让我在大堂坐了整整一个小时多。


菠萝吹雪请我到对面小酒吧喝酒。坐定,他还在絮叨他的钱,好半会儿才让服务员来下单。“啊,对了,先确认一下。”菠萝吹雪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下号码,我的手机就开始在包里播着手机出厂自配的铃声。我对手机铃声这类的东西从来没多下过功夫,所以无论换了多少个手机,电话铃声还是这个。


“还真的是你呀,小诗诗。女大十八变哦。”菠萝吹雪笑了笑,打趣的说。


“你也,好不到,哪去。像你这样,你干脆,跟钱做男女朋友,算了。”


我故意倜侃道,但是我还是不愿告诉他我从大学起对他的第一印象:其实他的笑容,比阳光射进心房还要温暖,一点点花心菠萝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作为大学同窗的我们的确还没有生疏,东拉西扯,一杯红粉佳人喝到午夜。然后我告辞回家。那一夜我没有做梦,睡得尤其的沉。如同每天晚上完网下了线关上机一样。


还是没有存档的那种。


又过了几天,菠萝吹雪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就要回Z城,问我能不能陪他在这里玩一天。
我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总还是要分道扬镳的。站在宾馆门口,我问他想去哪,“去你心里。”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并且换上了一张扑克脸。

评论
热度(25)
  1.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kafu‖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可爱!给咔敷打call!!!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