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离

黍离/杜曷顾。具体属性在置顶里!与文无关的东西会经常发,同时也会看心情删。

*头像@花坞苹汀。我永远爱我亲爱的绑画er.jpg。

Time judged all.

[果宝特攻/邪教]我可能活在假的abo世界(三)

*是和 @kafu7110 的合写!
*序号不重要
*cp天雪东疯乱香诗意陆认鼠怡。注意避雷。
*有毒。但是放心我还是那股清流
*ooc有注意
*短小注意
——————————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某菠萝吹雪和某天下无贼,发情了。
嗯,就是这样。
橙留香低头捂住眼睛,闷声道:“菠萝吹雪,我真不该跟你站一块。”
菠萝吹雪扑过去掐住他脖子:“橙留香!还是不是兄弟了,出点事就想跑!我真是,看错你了!”他说的十分动情,生动形象地诠释了戏精这词的真正意义!
而橙留香一脸痛苦:“不是啊,你看,两米之内哪有人站在我们旁边啊!我已经很够兄弟了!”
“……都是风油精的错不关我事。”
陆小果咔吧咔吧嚼棒棒糖:“菠萝吹雪,要不你还是别领抑制剂了吧。”
菠萝吹雪掐住橙留香脖子的手松动了。他迷茫地看向一脸平淡好像完全不害怕自己忽然发情的陆小果,试探着问道:“为什么?”
陆小果吸溜一下鼻涕,微笑道:“很简单啊,如果你不领抑制剂,我们这几天就不用担心蚊子了啊。”
“……”
菠萝吹雪:你说的很在理,我选择抑制剂。
就在此时,菠萝吹雪敏锐地在馥郁的风油精味道中嗅到一股神秘而又熟悉的芬芳香气。他松开掐住橙留香脖子的手,愕然道:“花,花露水?”
抬眼望去,只见东方求败一行人雄赳赳气昂昂走来。为首的东方求败表情漠然,昂首阔步;天下无贼一手持黑羽扇,另一手背在身后,低眉敛眼,紧随其后;贼眉鼠眼低头弯腰捂着肚子,亦步亦趋;乱臣贼子收了平时的嘲讽脸,刀疤上都写着苦大仇深四个字;走在最后的认贼作父,面色怎一个复杂了得!
不不不我们换回正常画风。
东方求败:这个窜天猴味道的信息素让我怎么见师兄……
天下无贼:丢人呐,丢人!我这辈子不会再碰花露水!
贼眉鼠眼:一会儿二哥要是发情了……噫,想想就可怕。
乱臣贼子:我好歹也是曾经的朝廷命官,现在沦落到连发情都不行的地步……惨呐,惨呐!
认贼作父:二哥都活下去了我要坚强。
各怀心思的五人在果宝特攻三人身后站定。天下无贼离菠萝吹雪最近,此刻他无比清晰地闻到了那股浓郁的风油精味道。他当机立断用扇子遮住口鼻,眯起右眼,嫌恶道:“谁身上一股风油精味儿?”
菠萝吹雪自然不甘示弱。他模样夸张地吸了吸鼻子,以美声歌剧的唱法开口:“哎呀,大当家身上怎么都是花露水味儿啊?该不会,”他凑近了些,“这就是大当家的信息素吧?”
天下无贼摇了两下羽扇,慢条斯理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菠萝大侠。”他沉吟片刻,郑重开口,“菠萝大侠。”
“嗯?大当家有何贵干?”
“把你信息素收一收,辣眼睛。”
“……”
双方观众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然而菠萝吹雪从来就不是什么好面子的人。他定定地看着天下无贼的脸,看得在场观众众脸茫然。天下无贼代替广大人民群众发问:“你看什么?”
菠萝吹雪笑得恶劣:“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他拖长了尾音,“大当家究竟是A,还是O呢?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O吧?”
天下无贼:我看你就是欠艹。

评论(5)
热度(46)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