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离

黍离/杜曷顾。具体属性在置顶里!与文无关的东西会经常发,同时也会看心情删。

*头像@花坞苹汀。我永远爱我亲爱的绑画er.jpg。

Time judged all.

[果三/香雪]论穿越的诸多不便

*果三背景,欢脱向,ABO设定
*Alpha=乾元,Beta=常仪,Omega=坤泽。
*香雪向,薇诗有,东姥有,果意有
*生子有,后期原创角色有,注意避雷
————————————————————

菠萝吹雪感到魔幻。
菠萝吹雪感到很魔幻。
菠萝吹雪感到非常魔幻。
他就这样穿越了??一般来说不是要先找辆车和一个喝过酒的司机来撞他一下或者给他提供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口吗?
哪有人打着打着就穿越了的?
就很迷。
而且谁会穿越以后看见一群跟自己兄弟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菠萝吹雪觉得他真是世上仅有的欧洲人,不,非洲人。


其实菠萝吹雪一直对穿越这类事件抱有很大的兴趣。
然而他并不想穿越。
开玩笑!没有手机电脑空调WiFi日子还怎么过!
连自行车都没有!
橙留香:“呃……虽然没有你说的什么自行车,但是我们有马啊。”
……可我不会骑啊。


菠萝吹雪最终还是学会了骑马。
他带着一身的淤青骑在马背上,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花果山第一层进发。
成门前立定。橙留香叫阵:“贼眉鼠眼!我们果宝特攻来找你决斗!”
城门缓缓打开,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年纪比他们稍微大些的少年出城。看上去是个常仪。
应该没有性别压制。菠萝吹雪稍稍放心。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挑战我?”
“少废话!”菠萝吹雪努力让自己那匹马上前了两步,然后拔出腰间佩剑:“贼眉鼠眼,你……”
话音未落,衣服散开。
橙留香:“……”
菠萝吹雪:“……”
陆小果:“……”
贼眉鼠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菠萝吹雪衣服没穿好是有原因的。
他平常只看过古装剧,根本都不知道古代这种衣服怎么穿。按理说昨晚脱衣睡觉的时候应该能研究出来,然而那时候实在是太累了他就随便把衣服弄下来随便团吧团吧就去睡觉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看着自己的衣服一脸迷茫。
最后心一横,把衣服随便一穿再把腰带一系就出了房门。
陆小果看着他,欲言又止。
“……说。”
“哦。”陆小果诚恳地看着他,“菠萝吹雪,你衣服穿反了。”
“……”


菠萝吹雪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他认为他做过最愚蠢的决定就是把剑也系到腰带上。
然而那边的贼眉鼠眼已经笑够了拿着狼牙棒打过来了。
最后三个人无比狼狈地滚回了住的客栈。
菠萝吹雪悲剧地发现他的几两碎银丢了。
轻信古装剧,把银子装在袖子里的下场。
菠萝吹雪感到人生黯淡无光,决定数一数钞票冷静一下。
……好像没有钞票。


最后还是橙留香教他怎么穿衣服。
“我说吹雪,你连衣服都不会穿以前怎么过的啊。”橙留香替他拍平衣服的褶皱。
菠萝吹雪本来在低头理衣领,这话叫他心头一紧,呃了两声后灵机一动:“……其实我家住得特偏,跟那个台……夷州挺近的,所以家里穷,连衣服都穿不起啊。”说着,满面凄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可惜橙留香还在替他弄衣服没看见这副神情,只摸了两把衣服料子,问道:“那你这身……”
“这身!这身是我爹娘含辛茹苦赚了一辈子钱才买来的好料子给我做的。”菠萝吹雪截断话头,“可怜我爹娘,连饭都不舍得吃,就为了给我弄一身好衣裳。最后还被一场大水……”他已经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橙留香站起身刚和他对视,就被这副样子惊得手足无措:“哎吹雪你……你别哭啊……”
蒙混过关的戏精雪:√


手忙脚乱把(其实根本没哭的)人哄好以后,橙留香道:“那你先休息,我们明早再去城门口。”
菠萝吹雪哎了一声。
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也不会用发带。
……管他的呢反正穿过来的时候有一根橡皮筋。


穿越过后菠萝吹雪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
比如说橙留香的祖先是个乾元而他是个常仪。
陆小果的祖先是个常仪而他是个坤泽。
照这样推算……女生那边岂不都是乾元??
……不行这个脑洞有毒。
他才不想被梨花诗睡!


然而这一晚上菠萝吹雪根本没有睡好,他做了一晚上的梦。
全是霸道诗诗和她的娇妻雪。
菠萝吹雪打心底里希望梨花诗她老祖宗不要是个乾元,否则他真的会去跳河。


第二天早上菠萝吹雪顶着俩大黑眼圈下了楼到客栈大堂坐定,要了碗稀粥和一盘咸菜,也没等橙留香他们下楼就自顾自吃起来。
其实他制定了一个进城的计划,细节还需要推敲推敲。然而他实在是饿得受不了,干脆先下楼吃饭。
说到吃饭,菠萝吹雪觉得他还是很有必要槽一下古代的米的。口感差到他好几天都没吃饱饭。
真怀念现代啊。
要是橙留香他们也穿越过来就好了。(不是

十一
等菠萝吹雪吃完橙留香陆小果才从房间里出来,菠萝吹雪就边等着他们吃完边向他们描述自己的计划。
橙留香沉默一会儿,道:“吹雪你忽略了一点。
“我们现在,没有钱弄女装了。”
“不仅如此,”陆小果吸了吸鼻涕,“今晚我们也住不起客栈了。”
菠萝吹雪:“……”
他并不想回到风餐露宿的日子!

十二
然而钱确实是硬道理,菠萝吹雪纵然千般不愿,还是收拾收拾东西从客栈里出来。
还好今早上吃的是稀粥咸菜。
菠萝吹雪数数陆小果仅剩的七钱银子,沉默一会,提议:“要不,我们三个把衣服换着穿?”
橙留香:“……”
陆小果:“……”
如果你见过一个女生穿着袒半边的衣服,一个女生穿着窄袖劲装,我想是可以的。

十三
最后菠萝吹雪忍痛从里衣里面抠出来二两碎银,买了一条襦裙,两件……寿衣。
然后他发现。
他又不会穿。

十四
可怜橙留香一个十六岁的大好乾元,两天内为一个常仪更衣两次。
这怎么看都是夫妻档才会做的事吧/手动再见

十五
然后是不会泄露的最重要一步,刮胡子。
菠萝吹雪不知道从哪弄来个推子,贼兮兮地笑道:“你们两个,谁先来?”
橙留香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可谓十分贞烈。
菠萝吹雪:……为什么忽然感觉我像是逼良为娼的老鸨。

十六
陆小果很是干脆地剃掉了自己的络腮胡子,躺到板车上睡觉(划掉)装死。
橙留香大义凛然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菠萝吹雪淡淡道:“那你扮我夫君,就不用剃胡子了。”
橙留香的脸爆红。
“不过那样的话,被贼眉鼠眼认出来的可能性……唉。”

十七
橙留香最终还是选择向女装势力低头,颇为心痛地剃掉了自己的美髯。
哦,第一刀还是菠萝吹雪下的手。
犹记一个美娇娘依偎在他怀里,快准狠地剪掉他的胡子。
……然而,橙留香羞愧地发现,他好像,弯了(划掉)动心了。

十八
菠萝吹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演戏技能发动,骗过守城士兵。
“这女人胸怎么这么平。”
不要以为我没听见!

十九
然而菠萝吹雪的运气似乎烂到了极点,他刚庆幸蒙混过关了就听见贼眉鼠眼的声音:“这是打算去哪啊,果宝特攻?”
我艹!
贼眉鼠眼扫了一眼板车:“真是难为橙留香了,一个乾元装女人。”
菠萝吹雪:明明我们都是在装女人凭什么只提他!性别歧视吗?!

二十
最后,果宝特攻三人再次被扫地出城。
菠萝吹雪愤恨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泄愤一般地咬了一口。
回头就发现橙留香盯着他,他一看过去对方又慌忙转移了视线。
菠萝吹雪犹豫着掏出另一个馒头:“凉的,你吃不吃?”
至于陆小果为什么没来抢?
他睡着了。
带着一脸死人妆。

二十一
橙留香沉默,接过馒头,又把自己那把菜刀抽出来架在火上,放上馒头,烤馒头。
菠萝吹雪越看越不顺眼,忽然想到了什么。
怪不得现代的橙留香用的也是菜刀!
遗传嘛!

二十二
然而菠萝吹雪认为,拿着菜刀打架算什么事!不输才怪!
他当下拍板:“去拜访卧龙先生,好找趁手的兵器!”
橙留香吓得馒头都掉到火堆里了。

二十三
最后还是菠萝吹雪拿着已经生锈了的赤霄把差不多烤焦了的馒头扒拉出来。
然后惊异地闻到馒头上一股淡淡的橙子味。
橙留香此名,果真名不虚传。

二十四
经烈火一烤,赤霄上锈痕更甚。菠萝吹雪愁眉苦脸。
“橙留香,你可知道卧龙先生在哪里?”
橙留香摩挲着下巴想了一会:“我知道卧虫先生在哪。”
……拒绝山寨啊喂!

二十五
经过商讨,两人还是决定第二天去拜访卧虫先生。
盗版总比没有强。
橙留香趁菠萝吹雪睡着,悄悄向他那边挪了挪。
身为常仪,菠萝吹雪身上没有太浓重的香味,起码橙留香只能闻到一点若有似无的凤梨味道。
篝火往菠萝吹雪的脸上涂了一层暖色。橙留香盯着他,忽然感觉越看越好看。
菠萝吹雪听见这个形容词绝对会打死他的。
绝对。
于是橙留香又默默缩了回去。

二十六
第二天陆小果不知道又从哪弄来几锭银子,买了一大袋吃食。
并且一点也不分给其他两人。
菠萝吹雪抗议:“为什么!有福要同享!”
陆小果扫他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吃馒头不带我。”
“……你没睡着?”
“不。”陆小果悠哉游哉地啃着鸡腿,“昨晚睡觉之前你身上有两个馒头,今早上没有了。”
菠萝吹雪讶然道:“你不傻的啊!”
陆小果白他一眼。
别以为生意是好做的。

二十七
菠萝吹雪还是找到了重点:“不对啊,你钱哪来的?”
陆小果高贵冷艳道:“我可是南国首富,这附近都有我的产业。”
菠萝吹雪顿时有跪下的冲动。
土豪!你介不介意养一个仆役!会数钱能算账那种!

二十八
经过仔细思考菠萝吹雪还是放弃了那个危险的想法。
开玩笑,给陆小果算账?
他会心痛至死的。

二十九
既然现在陆小果有钱了,菠萝吹雪就打算慷他人之慨一回,抬手雇了辆马车。
三人坐在车厢里叽叽喳喳。
橙留香道:“你真打算去找卧虫先生?”
菠萝吹雪被他严肃的表情弄得莫名其妙:“对啊,怎么了?”
橙留香犹豫道:“可是我们不认识路啊。”
“……你不是说你知道他在哪吗?”
“我只知道他在卧虫山庄。”橙留香无奈道。

三十
凑巧车夫听见卧虫先生这个字眼,脸色大变:“你们要去找卧虫先生?!”
“是啊。”陆小果啃着鸡翅道。
然后他们就被车夫扔了下来。
菠萝吹雪懵了一瞬,忽然反应过来,鬼哭狼嚎:“别走!我的一两银子啊!”
橙留香颇为嫌弃,塞给他一两银子。

三十一
陆小果随手把鸡翅骨头扔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菠萝吹雪把那一两银子揣怀里,“问路啊。”
只可惜,市场上人听见“卧虫”二字,纷纷色变,一肉铺老板大喊道:“又有二傻子问卧虫山庄了!”
菠萝吹雪郁闷。
除了陆小果,他们哪个是二傻子!
……陆小果好像也不是。

三十二
一头发花白的老婆婆骇然,面色不善地劝说他们:“快走吧,卧虫山庄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
“呃……敢问婆婆,卧虫山庄怎么了?”橙留香汗颜道。
“那是闹鬼的地方!”老婆婆压低声音道,“老身在这里住了十多年,每天都有人前来寻找卧虫山庄,只可惜……”
“可,可惜什么?”菠萝吹雪的声音有点发颤。
老婆婆叹了口气,道:“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
菠萝吹雪吓得魂飞天外。
橙留香:“……”
陆小果:“……”

三十三
菠萝吹雪还是非常怕鬼的,卧虫山庄里的东西也确实把他吓了一跳。
然而菠萝吹雪一向很聪明,所以他发现了破绽。
但他做的最不聪明的事,就是烧光了那些稻草人。

三十四
第二次去的时候,橙留香陆小果都被吓到了,缩在菠萝吹雪身后瑟瑟发抖。
菠萝吹雪淡然享受着当老大的感觉。
真爽。

三十五
菠萝吹雪愁眉苦脸。
陆小果无辜地看着他。
十二万九千七,只有陆小果拿得出来,然而他名下企业需要资金周转。
忽然想念原来那个花钱如流水的富二代陆小果。

三十六
菠萝吹雪发现,小果叮跟原来简直一模一样。
不仅是相貌,性别这种外在上的东西。更为标志性的还是他那种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
简而言之:欠揍。

三十七
最后菠萝吹雪一行人决定先去找丈八蛇矛。
动身前,陆小果又拿了几锭银子,随手扔给菠萝吹雪:“拿去。”
菠萝吹雪眼睛放光。
陆小果吸吸鼻涕,道:“不要乱花,这是我们吃饭住宿的钱。”
只可惜菠萝吹雪沉浸在有钱的欢喜里,无法自拔,似乎完全没有注意陆小果这句话。
不过也没差啦菠萝吹雪乱花钱的话这个世界估计都崩坏了。

三十八
当看到一条大蟒蛇时,菠萝吹雪感到深深的无力。
方丈只说过刘邦砍过蟒蛇啊!为什么丈八蛇矛还要茅如其名地给他们设置一条蟒蛇来刁难他菠萝吹雪?!
然而他这辈子似乎跟蛇有宿怨。菠萝吹雪擦着汗,瑟瑟发抖道:“嗨……”
然后就被蛇一口气哈得不知道东西南北。

三十九
发现自己的嗓子被毒坏的刹那,菠萝吹雪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想找陆小果要点工伤赔偿金,也不多,就十二万九千七吧。
然后发现根本不知道陆小果跑哪去了。

四十
陆小果拔出蛇矛后,菠萝吹雪表示服气。
果然,运气也是祖传的。
他估计自己的老祖宗过得也不怎么样。

四十一
等等他的老祖宗呢?!
细思极恐。

四十二
菠萝吹雪为这个问题失魂落魄(划掉)纠结了一天,茶不思饭不想,橙留香忍不住道:“吹雪?”
菠萝吹雪回神,脸上带着笑,眼底却仍是茫然,道:“啊?”
橙留香皱着眉头:“想什么呢。”
菠萝吹雪心虚地咳了两声,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还是快赶路吧。”
橙留香沉默。
你不说赶路我还不想提醒你。
吹雪,你为什么牵着马走了一路……

四十三
一切和菠萝吹雪预想中的一样,贼眉鼠眼光荣地成为了一血。
解放城池的时候他顺手顺走了贼眉鼠眼的几锭银子。
哎呀估计他不会在意的。
橙留香:“……你先别死盯着人家金库再说。”

四十四
好不容易把菠萝吹雪拽走后,橙留香才发现对方仍然迟迟不肯上马。他无奈道:“怎么了。”
菠萝吹雪死活不肯开口。
开玩笑,要是让橙留香知道他在去找丈八蛇矛的路上又被这匹马掀下去好几回,他会被嘲笑至死的。
至于为什么没被橙留香发现?
还好橙留香走得快没看见。

四十五
菠萝吹雪灵机一动:“哎橙留香,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
“我们三个人,其实没必要非要一人一匹马的。”菠萝吹雪振振有词,“这样多浪费钱!依我看,咱俩可以共一匹,这样呢,我这匹就可以卖了,既能赚点银子还能省下来草料钱,多好。”
菠萝吹雪:被钱淹没不知所措。

四十六
橙留香面色诡异地看着他。
菠萝吹雪:?
橙留香欲言又止。
橙留香面色通红。
菠萝吹雪:??
橙留香目光游移,不情不愿道:“……好吧。”
菠萝吹雪觉得,他可能被嫌弃了。

四十七
常言道士可杀不可辱,被这般嫌弃,他菠萝吹雪怎么可能还愿意跟橙留香同乘一骑?!
……好吧他愿意。
菠萝吹雪一头雾水地跨上马背,橙留香坐在他背后。
也就趁这个空档,菠萝吹雪那匹马扬起前蹄长啸一声,一骑绝尘而去!
三人:“……”
菠萝吹雪:“……我靠!”

四十八
能让菠萝吹雪爆粗,某种意义上这匹马也是挺厉害的。橙留香默默腹诽。
现如今,菠萝吹雪想后悔也来不及,只好蜷在橙留香身前。他比橙留香长得高些,这下只能缩成一团,防止他看不见路。然而这副缩头缩脑的模样,很好地激起了某人身为乾元的保护欲。
于是后半段路上,菠萝吹雪感到迷茫。
陆小果是……买了一口袋橙子么?为什么这股果香越来越浓?
橙留香第一次庆幸菠萝吹雪不是个坤泽,否则又有一个大麻烦。

四十九
但菠萝吹雪的嗅觉很正常,这让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那股香味其实是橙留香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他偏过头,不怀好意地笑道:“想什么呢橙留香,是不是……看上了哪家姑娘?”
其实我想的是你。橙留香有口说不出,心里可苦。

五十
进了市集后三人下马,菠萝吹雪随手拿了串糖葫芦,问道:“多少钱?”
摊主乐呵呵道:“十文钱一串。”
菠萝吹雪本来不太想吃,听见这价钱,便觉得自己有讨价还价的必要:“十文?!抢钱的吧?”
摊主苦笑道:“现在这世道乱的很,一串山楂都得五文呢,爷您就行个好,给咱们这些做小本生意的人点活头吧。”
菠萝吹雪不依不饶:“八文,便宜两文钱总行吧?”他把手向后一指,“我们三个人呢,优惠点呗。”
摊主的苦笑越发苦了:“看爷您的穿着也不是穷苦人家,何必非要较两文钱的真?”
菠萝吹雪愁眉苦脸道:“您一说这衣服我更伤心。想我爹娘整天饭都吃不饱,一天也就吃一顿饭,就为了挣点钱给我弄几件好衣服,让我出来读书的时候不丢脸。可惜这件衣服一做完,我爹娘……我爹娘……”话未说完,他已是满脸凄然。
橙留香:“……”
陆小果:“……”

五十一
摊主总算松了口,道:“唉,看你也不容易,为了两文钱弄成这样……”他认命地一挥手:“行吧,八文钱一串,拿走。”
菠萝吹雪喜滋滋地应声,朝怀里一摸。
……没零钱。

五十二
他求助似的看向橙留香。对方一阵懵逼,然后反应过来,摸遍浑身上下。
摸出来三钱银子。
摊主见他们实在可怜,叹口气,只收了二钱银子,还怜悯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差问问他们要不要一块卖糖葫芦过日子了。
陆小果:“……”

五十三
不得不说,这串糖葫芦确实不错。
橙留香不太喜欢甜食,故而吃得稍慢。片刻后感到两道阴森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僵硬地抬头。
菠萝吹雪和陆小果正死死盯着他手里那串糖葫芦,像是要杀了他灭口好抢过来一样。
可怕。

五十四
橙留香一阵毛骨悚然,把还剩一颗山楂的糖葫芦举到菠萝吹雪嘴边,对方啊呜一口。
然后差点被噎死。

五十五
橙留香伸手,帮菠萝吹雪顺气。
完全无视了陆小果怨念的眼神。
陆小果:不气不气,回头拿钱砸死他们就好了。

五十六
等菠萝吹雪正式缓过来的时候,他们眼前出现了一片冰天雪地。
菠萝吹雪:……看来认贼作父这奇葩爱好还是祖传的啊。
几人瑟瑟发抖地走进城门。街上人烟稀少,即使偶有行人,也低头裹紧了大麾,行色匆匆。
菠萝吹雪奇怪道:“他们这么急干什么?”说着伸手拦住一人:“敢问老伯,你们怎么走这么快啊?”
那老伯焦急道:“快点让开!海鲨王又在抓人做冰雕了!别挡着老夫的路!”说完这句,老人绕过菠萝吹雪,拖着条瘸腿疾步行走。
菠萝吹雪:……那个啥两千年后的认贼作父看来你还算不上恶趣味。真的。

五十七
三人自然是决定前去挑战认贼作父。只他们还没到目的地,就全都染上了风寒。
陆小果的鼻涕更多了。
菠萝吹雪嫌弃道:“陆小果你就不能找个时间治治鼻子……哈啾!”
橙留香瓮声瓮气道:“菠萝吹雪你也不怎么样么……”
菠萝吹雪哈了一声:“你一个乾元还好意思说我们,明明免疫力最强还成这样。”
橙留香迷惑道:“免疫力是什么?”
“……呃,当我没说。”
最后三人还是决定出城,先找一套厚点的衣服,以防冻死。

五十八
按照设定认贼作父比贼眉鼠眼强些,所以陆小果光荣地战败了,临被捕前把菠萝吹雪两人推了出去,然后孤单寂寞冷地等了半个月。
是真冷。真的。

五十九
菠萝吹雪和橙留香赶去找青龙偃月刀,顺带买了一套更厚的衣服装在包袱里。临出城时菠萝吹雪牵住陆小果那匹马,翻身上马。
一路上相安无事,没有那股浓到可怕的信息素味道。
菠萝吹雪勾起唇角。
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

六十
阳光十八镇镇如其名,十分阳光。街上人来人往,与认贼作父城中景象截然不同。
菠萝吹雪默默换掉了身上的冬装,问路:“这位大叔,你可知道青龙偃月刀?”
那大叔看他们一眼,抬手一指:“就前边。”
“……前边?”
大叔不耐烦道:“嗯,前边。朝南走七十步就是。”
……真的不是山寨吗?
算了算了他们那卧虫先生不也是山寨货。虽然不靠谱但好歹有点用吧。

六十一
抱着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的想法,菠萝吹雪决定去看看。他咬着一颗糖葫芦,含糊不清道:“快点啦橙留香!”
没有之前的好吃。菠萝吹雪嫌弃。
橙留香哦了一声,步子加快了些,尽可能快地藏起刚买的黑木扳指。
然而菠萝吹雪练的就是快剑,他也向来以快为骄傲,自然将这点小动作尽收眼底。他好笑地看着橙留香,也没戳破,只道:“看来前面就是青龙……哎哎哎?!”
前方,一列长队如同长龙。

六十二
菠萝吹雪:“……看来是山寨货,走吧。”
橙留香沉默。
然后他们就看见高台上,一中年男子拔出大刀,舞得虎虎生威,刀片锋利,反射一大片日光,晃得人头晕眼花。
菠萝吹雪:“我们还是再看看吧。”

六十三
那中年男人舞完刀,又把大刀插回石缝中间,中气十足道:“各位可瞧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兵青龙偃月刀!今儿个谁把它拔出来,这刀就归谁了!”
菠萝吹雪激动万分,拽着橙留香的袖子向前,然后被前面的人一脚踹回来。
那人轻蔑道:“一个常仪仗着这水平来拔刀?居然还想插队?”
那人总结道:“渣渣。”
菠萝吹雪: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个人就是青龙偃月刀的主人。

六十四
但菠萝吹雪懒得多说,别人不信不说,被万般看不起的主角最后反杀这种剧情,才是令万千观众折服的!
橙留香默默拽回袖子,对他道:“吹雪,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嗯?”
“买票。”
“……”

六十五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就连拿个刀都要买票了,菠萝吹雪心痛万分,又趁排队的时候数了数仅剩的银子。
还有二十两。
陆小果好像说过这是他们吃穿住宿的钱。
看来今晚又要野营了。手动再见。

六十六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菠萝吹雪干脆理了一下橙留香对自己的感情线。
他是真没想到会有这种发展,毕竟橙留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能跟他凑到一块的。他俩可以说是从外貌到三观,几乎没有一点相似。
菠萝吹雪叹了口气。情不知何处起嘛,当年看见小薇和小果叮终成眷属的时候他也不理解来着。若是真要论起来,他对梨花诗不也是一样么。
说到小诗诗……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估计哭鼻子了?
唉,可惜我看不见你哭鼻子的样子。
其实菠萝吹雪心里清楚,从自己白手起家到现在,也就这个橙留香对他这么好。跟着一个相识不到三月的人出生入死,还从牙缝里抠钱承包了他的所有零花。
哪有不感动的呢?但我终究是要回去的。要是随口答应人家,依橙留香的傻劲说不定要等他一辈子。况且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他又叹了口气。

六十七
站在他身后的橙留香再蠢也能感受到菠萝吹雪现在的心情不怎么样,开口打破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沉默:“吹雪,叹气干什么?”
菠萝吹雪僵了一下,回头笑道:“不就是怕还没排到我们刀就被人拔走了么。兄弟你看我对你这么好,回头记得请我吃饭啊。”
他笑起来的样子该是很好看的:一双桃花眼弯起来,嘴微微咧开,整张脸上写满轻松。可此时他背着光,那轻松便覆上了一层阴影,总叫人觉得不大对劲。
橙留香微微一怔,闷着声音答道:“……嗯。”

六十八
两人沉默一会儿,还是菠萝吹雪打破了沉寂:“哎橙留香,我想好了,等把陆小果救出来我们仨再去吃饭,你请。”
橙留香一愣,随即没好气道:“行啊你,拿我的钱送人情是吧?”
菠萝吹雪嘿嘿一笑,转移话题:“橙留香你看,快到我们俩了!”说着踮着脚朝前看了看。
然后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六十九
橙留香默默看着菠萝吹雪没事人一样站好再扶扶发冠,没事人一样向前走了一步。
然后他们就被人插队了。
橙留香:“……”
菠萝吹雪:“……”

七十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两人总算是在天擦黑之前站到了台上。
橙留香豪情万丈地走到刀前,深呼吸,绷紧肌肉。
他旁边的菠萝吹雪的肚子咕地叫了一声,声音特别大那种。
台下观众与刀主:“……”

七十一
菠萝吹雪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将近一天粒米未进(除了几个小时前一根糖葫芦)的人,不饿才奇怪。
……顺口再槽一下古代的米。太难吃了真的。

七十二
橙留香站定,深呼吸,双手轻轻握住刀把。抿紧双唇,长眉紧锁,骤然发力!
刹那间天昏地暗,远处传来沉闷雷声,众人大惊失色,直觉这把刀即将被人拔出来,不由得瞪大双眼。世传青龙偃月刀有灵性,今日若可得见一二,也是长了见识。
橙留香却是使了半天力气,没有卵用。
菠萝吹雪:等等这什么操作?!

七十三
橙留香松开双手,再次咬牙,发力。
毫无动静。哦不,下雨了。
虽说认贼作父治所寒冬凛冽,阳光十八镇却向来是阳光明媚,站上一会儿就叫人大汗淋漓。夏天的雨又迅猛得很,没过半刻钟,街上人便散了个干净。
摊子老板从旁边小厮手里拿过伞,不耐烦道:“还拔不拔了?我还要收摊。”
菠萝吹雪忙不迭道:“当然拔。”他示意橙留香让开,“不过您先拔给我们看看。万一这刀拔不出来,可不是您坑人钱吗。”
摊主冷哼一声道:“麻烦事真多。”又冷着脸走到那块巨石钱,道:“看好了!”
哗的一声,大刀被拔出。
橙留香瞳孔骤缩,脱力一般后退两步,喃喃道:“……果然是我太弱了。”
菠萝吹雪却哈地笑了一声,道:“看来我也能把这大刀拔出来了。”说罢,疾步上前,胯骨朝某个地方一压,那长刀便被拔了出来。
橙留香:?!
橙留香:说好这是我的武器来着??

七十四
菠萝吹雪把刀往地上一杵,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啊?”随即正色,骂道:“奸商!”
商人冷笑道:“有点意思。”他又一抬手,“来人!把这个污蔑诽谤的家伙给我带下去!”
菠萝吹雪:“……啊??”

七十五
菠萝吹雪:一脸懵逼.jpg
他木楞楞看着一群人把自己绑成个粽子以后才反应过来,挣扎道:“干什么?!”
那商人慢条斯理地把刀拔出来:“干什么?斩了你这个造谣生事的家伙!”
菠萝吹雪怒道:“还有没有王法了?!”
……等等,我好像就是来推翻王法的。

七十六
奸商像是听到了什么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押着菠萝吹雪拦着橙留香的随从也跟着他哈哈大笑。
菠萝吹雪:“……”
笑笑笑,笑个毛线啊!

七十七
中年男人总算是笑够了,不屑道:“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给我把他砍了!”
菠萝吹雪目瞪口呆。
没想到他菠萝吹雪一世英名,连九死一生的大决战都参加过几回,如今起义,没被东方求败镇压成功,反倒要在这名不见经传的阳光十八镇被一卖刀的男人了结了性命。
死得真亏。
他正不甘心,忽然听见橙留香的声音:“放开他!我来替他死!”
这句话直接把菠萝吹雪砸懵了。
橙留香果决道:“他是为了我才来这里的,要死也是我死,他是无辜的!”
“橙留香!”

七十八
这下菠萝吹雪才知道什么叫目瞪口呆。他菠萝吹雪打小无父无母,童年时期便四处打工,后来好不容易弄了个奶茶店还破产了,后来被店铺转让以后,狠了狠心才提着一大袋子零钱去果冻学院报名,才算是过了几天快活日子——虽然也说不上快活。现在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却还是有人愿意为他出生入死。
他的眼睛酸涩,嘴里先喊出一句不成调的话:“橙留香!”
对方朝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那老板道:“杀了我,让他走!”
中年男人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好!”
菠萝吹雪那大段大段的感伤顿时变成了脸上大写的懵逼。

七十九
中年男人感叹道:“你们有所不知。如今世风日下,人人都只为自己着想,不肯对他人施以帮助,即使那是他的妻儿。我大感失望,在此设局,就是为了寻一个有情有义之人,把这青龙偃月刀送与他。还没想到,最终竟是两个没到及冠之年的娃娃拔走了这把刀。”
他欣慰地对橙留香道:“这把刀,就送给你了。”
橙留香一愣,而后深深一揖,激动道:“谢谢前辈!”然后他给菠萝吹雪松了绑,拿了大刀,雄赳赳气昂昂准备回去救陆小果。
男人却道:“等等。”
“啊?”

八十
商人眼里发着精光:“你们还没交钱呢。”
菠萝吹雪:??
“你不是说送我们了吗?”
“送是一回事,交钱是另外一回事。”商人摇头晃脑道,“你们还要交多项手续费共三十两银子才能拿走这刀。”
菠萝吹雪:“你这奸商!!”

八十一
菠萝吹雪和奸商讨价还价三个时辰。
橙留香瑟瑟发抖,抱紧青龙偃月刀。

八十二
最后以两件棉衣成交。菠萝吹雪口干舌燥,跑到河边喝了几大口水,愤愤道:“真是奸商!”
“话说,吹雪,我们还去花果山第二层吗?”橙留香蹲在他身边。
菠萝吹雪疑惑道:“为什么不去?”
“我们三个的棉衣被你抵了啊。”橙留香拿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卧槽。”

八十三
也就是说,他们今晚也没有被子盖了。
菠萝吹雪默默把火弄大了一点。
再弄大一点。
不行还是小了。
暖和一点总没错的,马上要去第二层了嘛先暖暖身子。
“哎呦我的头发!”

八十四
然而最后他们还是没舍得把火弄太小,还是在那团差点把菠萝吹雪整个人都烧着的火前边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全身都是烟灰。

八十五
洗干净脸和头发,菠萝吹雪几番斟酌后还是决定不洗衣服了。
可能,大概,换衣服会有点尴尬。

八十六
菠萝吹雪扎好头发,随口道:“橙留香,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啊?”
橙留香摸遍全身,摸出来三钱银子。
菠萝吹雪的计划又一次因为钱破灭。

八十七
他皱着眉毛掏出来三两银子,道:“本来打算买两坛好酒去认贼作父城前喝的。”
橙留香:忽然激动.jpg
“然而现在只能喝米酒了。”
橙留香:……一条咸鱼忽然失去了梦想。

八十九
最后两人还是买了……三坛米酒并一个小火炉几块炭。
思前想后,把陆小果那匹马当成货运。
开玩笑,橙留香那匹马那么娇弱能禁得住?

九十
橙留香最近春风得意。要神兵神兵有了,要美人美人入怀,可谓人生赢家!
……虽然美人对自己好像没兴趣。

九十一
两人抵达城门,把马拴在城外一颗树上,提着酒菜跟火炉就去了认贼作父门前,喝酒吃菜唱歌,简而言之就是放飞自我。
菠萝吹雪抿了口热气腾腾的米酒,赞道:“好酒!来橙留香你也喝!”
橙留香给自己满上一杯,笑道:“没想到米酒也能这么有劲!吹雪吃菜!”
“得了吧,我要是把菜吃完了陆小果不得杀了我。话说认贼作父怎么还不出来。”
“再唱两句把他引出来!”
“认贼作父可没那种雅兴。”菠萝吹雪嫌弃道,“而且你唱歌难听。”
橙留香:“……”

九十二
话是这样说,两人仍是高歌一曲……或者说两曲。
菠萝吹雪:“我们都需要勇气!”
橙留香:“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菠萝吹雪:“果宝欢迎你!”
橙留香:“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菠萝吹雪:“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橙留香:“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还能不能好好合唱了!

九十三
被俘虏的陆小果:好冷。
想吃鸡腿。
想喝酒。
想了半个月以后,他听说菠萝吹雪和橙留香在外面喝酒唱歌。
喝酒唱歌。
酒唱歌。
唱歌。
歌。
我陆小果没有你们这样的兄弟:)

九十四
所以在最后出来的时候,陆小果把他们的饭菜米酒都吃了,然后晕晕乎乎一路,差点让马撞到树上。
橙留香&菠萝吹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九十五
花果山第三层由乱臣贼子把守。根据套路(划掉)设定(划掉)惯例,应该是菠萝吹雪去单挑。
于是他忧虑道:“要不要先去找武器?”
橙留香不解道:“为什么啊?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么?”
菠萝吹雪面色凝重:“第三层是乱臣贼子把守。他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身手也不错,我怕……”
一句话还没说完,橙留香便出口打断:“我明白了。”
菠萝吹雪:“?你明白什么了?”
橙留香笃定道:“你在害怕。”
菠萝吹雪:“……”
橙留香信誓旦旦:“放心吧菠萝吹雪,我……”他又看了一眼陆小果,“我和陆小果会保护你的!”
菠萝吹雪:??撩妹【划掉】撩人的时候不是应该说“我会保护你”的吗?
他翻了个白眼,道:“切,谁要你们保护啊。”

九十六
其实橙留香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多个人多点武力值而已。
所以他看着一脸冷漠的菠萝吹雪表示懵逼。
咳,橙二爷的情商还是充值一下比较好。

九十七
这样懵逼对冷漠终归是尴尬,橙留香轻咳一声扯开话题:“话说回来,吹雪,你怎么那么了解那个乱臣贼子啊?”
菠萝吹雪的脸色更诡异了。
这种话,怕不是吃醋??

九十八
但事实证明无论在哪个时空,橙留香还是那个情商低到令人发指的橙留香。
橙二爷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那句话有哪里不对,菠萝吹雪的蜜汁沉默反而让他有点一头雾水,迷惑道:“吹雪?”
菠萝吹雪何等聪明,看这人一脸懵逼自然猜到了对方根本没吃醋或者说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吃醋。他只得在心里暗骂一句浪费我感情,面上高冷道:“我听说过他。”
话说完就发现这个理由好像不是很充分。

九十九
不是我的错,是橙留香吃了我的智商。
嗯,一定是的。
今天的菠萝吹雪也在顶着橙子小果迷茫的目光装傻。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两千年后的。穿越人士如是想,然后(在心里)颓废地发出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的对自己命运的质问,其力度不亚于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一百
菠萝吹雪,现代果冻武术学院高材生,穿越势力,果宝特攻三的主角,表示冷漠。
其一是对于咸鱼橙留香低到令人发指的情商。
其二是对于武力值智商都比不上乱臣贼子还蜜汁自信最后被抓的橙留香和陆小果。
他一脸冷漠地买了张鸳鸯镇的地图。
淦,我的三钱银子。商家宰钱吧。
……请别忘了人家开价是十五两。

一百零一
鸳鸯镇是一个极其神奇的地方,具体表现为这个地方有着仿佛成精了的可以自动识别单身狗和恩爱狗的石门。
绞尽脑汁还是进不去的菠萝吹雪脱力地躺在草坪上,长叹一声:“早知道把橙留香拽回来了。”
……
……
……
等等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一百零二
心情复杂的菠萝吹雪拽了条狗,稍微梳妆打扮了一下他名义上的达令,带着一脸甜蜜的微笑,道:“我们走吧亲爱的。”
然后他发现石门真的开了。
门真的开了。
真的开了。
开了。
了。
我靠原来你这么重口吗?!早知道我自己装水仙了!!

一百零三
心情更加复杂如同真的【哔——】了狗了的菠萝吹雪进镇后随手摸摸狗狗的头,扔出去一块骨头:“去吧皮卡丘。”
狗狗欢脱地跑开,他伫立在原地思考石门的门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最后得出结论:这石门估计是活久了什么都见过。
嗯,一定是的。

一百零四
在这边世界混得很不错的菠萝吹雪惊悚地发现这个世界好像还真是复刻他原来的世界的人物设定的,比如要死要活非要他娶的如花。
其实我的真爱是小诗诗。from神情恍惚的菠萝吹雪先生。

一百零五
菠萝吹雪一脸惊恐地看着身着红嫁衣的如花:“喂喂喂这位小姐,我们还是头一次见面吧你不用这么急着嫁我吧?我没钱也没势最多聪明点还有一张帅脸……”
如花泪水涟涟地打断他:“不,我见过你!”
菠萝吹雪:??
如花绞着手帕,哽咽道:“三年前,我在梦里见过你!你说过,要娶我的!”
……BGM,甜蜜蜜。
“而且,你还拔出了这把剑!”
这只能代表我救人心切吧?!
“总之,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如花眼泪汪汪。
等等我们能不能好好聊一聊再决定啊?

一百零六
一旁的商人忍无可忍:“你到底娶不娶我女儿?”
菠萝吹雪支支吾吾,眼神飘忽:“呃,这个……”转头看见妆都哭花了的如花,复又坚定道:“就算死,我也不会娶她!”
商人眉头紧皱,揉着额角。菠萝吹雪心惊肉跳,刚要开口询问,便听得一人一声大笑:“好!”
菠萝吹雪:??等等大哥我说什么了?

一百零七
来人一脚踹开本就只是虚掩着的木门,狞笑道:“好好好!我平生最爱杀的就是你这种负心汉!”
“负,负心汉??”天地可鉴我真的没有辜负小诗诗!
嗯,不告而别。
嗯,现在好像还有点对这边这个橙留香动心了。
嗯,现在还还有可能为了双股剑娶如花。
菠萝吹雪:忽然心虚.jpg

一百零八
那大汉冷哼一声,将反着光的大刀垂下,厉声道:“带上来!”
立刻有两个普通百姓打扮的人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上来。那男人蓬头垢面,面如土色,一被松开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口中急切道:“求大爷饶命,求大爷饶命!小人实在不是故意负了贱内,只是最近拌了两句嘴才去的窑/子,求大爷饶了我这条贱命,免得脏了大爷的宝刀!”
一旁的菠萝吹雪瞠目结舌。
这位难道是鸳鸯镇居委会的??太生猛了吧?!

一百零九
男人冷笑道:“现在才后悔?晚了!”他拽起跪倒在地那人,大刀在他颈边一划,只见鲜血四溅,那人顿时没了气息!
菠萝吹雪:害怕极了.jpg
鸳鸯镇居委会真可怕。

一百一十
大汉扔下男人尸体,还滴血的刀尖指向菠萝吹雪,声如洪钟道:“把他给我押上来!”
刚才那两人迅速走到菠萝吹雪身后,一个反剪住他双手,另一个朝地上啐了一口,道:“快走!叫我们老大了结了你这条贱命!”
“喂你们等等!光天化日之下……”
等等我要说的台词好像有点熟悉。

一百一十一
大汉把刀扛在肩膀上,朝着如花笑道:“姑娘,我今天就为你宰了这个负心人!”
如花咬着下唇,揪着手帕的手攥紧了手帕,那块丝绢被弄得皱皱巴巴。她忽然带着哭腔开口:“别杀他、他不是负心人!”
大汉一脸狐疑:“他说了那么多负心话,还不是负心人?”
如花上前扯住菠萝吹雪的袖子,不好意思道:“我们方才只是夫妻拌嘴,都是气话罢了。我跟雪郎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对我的感情有多深厚他自己都不知道呢。”她暗暗朝菠萝吹雪使个眼色。
菠萝吹雪会意,赔笑道:“是、是啊!”
大汉直截了当道:“我不信!”
……这什么操作?这种龙套居然还有智商了??

一百一十二
大汉稍加思索,道:“除非,你们现场来一个深情的吻。”
吻??还深情??
这位大哥你怕不是来绑红绳的哦??
别问菠萝吹雪为什么不是牵红线,他感觉自己现在就跟被绑架了一样!

一百一十三
如花含羞带怯道:“这,这我怎么好意思……不过,您要是真要看的话……”她朝菠萝吹雪抛了个媚眼,道:“我也只好照您说的办,保我相公的性命了。”
菠萝吹雪心里咬牙切齿,面上却道:“那好办,那好办。”
不、不就是亲一下吗?出卖一下美色不算什么!
……不行!!
他若是真的亲了人家一口,放在现在这个封建思想浓厚的时代,就非得娶了如花。而娶了如花,后半生就要当她家的上门女婿全职奶爸,别说回去,就连把橙留香他们救出来都不可能。
于是他大义凛然道:“不行!”
如花的眼泪又要夺眶而出:“菠萝吹雪,你哪怕是死也不想吻我吗?”
菠萝吹雪长叹一声:“我本以为我可以给你一个吻,然后带着双股剑回去,救出我的兄弟。可是我刚刚才发现,我做不到。
“我没办法抛弃她背叛她。纵然我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她,我也……放不下她。”
从乱臣贼子那里逃出来的第一个晚上那个存在于梦里的,少女的倩影。
现今只存在于回忆里的少女。
无论如何,还是忘不掉她啊。
就算有过犹豫,起码现在,忘不了她。

一百一十四
菠萝吹雪大义凛然道:“动手吧,杀了我!”
却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如花嘴里发出来:“菠萝吹雪,你果真是个痴情种。”
这个声音……
“小,小薇?”
“如花”朝她一笑,手在下巴上摸索一阵,扯下来一层“皮”。菠萝吹雪好歹也看过些武侠小说,反应过来:“易容术?还是人皮面具?”
……等等后一个好像是聊斋片场的。

一百一十五
“不错,你菠萝吹雪还算见多识广,竟认识我古墓派的易容术。”菠萝小薇含笑道。
“‘鸳鸯镇中鸳鸯剑,取剑需得有情人。’你菠萝吹雪既然拔出了这剑——”菠萝小薇朝身侧一瞥,道:“管家,把剑送给他吧。”
商人恭谨道:“是。”说罢,他拾起刚才在混乱中掉到地上的双剑,掏出软布仔细擦拭一遍,才双手捧着双股剑上前,道:“少侠请接剑。”
菠萝吹雪接过长剑,一句“小薇要不我们干脆就拜堂成亲算了吧”还没出口,就听得菠萝小薇道:“菠萝吹雪,我们后会有期!”
话音方落,她便出了门,脚尖点地,使了个轻功,瞬间没了踪影。

一百一十六
本来在门口躺尸的某位大哥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走了。
……这怕就是戏精本精了吧。
话说你们古代是怎么做到道具这么齐全的啊?!明明不正常啊好吗!这个时代有魔术吗!?

一百一十七
后来菠萝吹雪觉得自己好像并不一定就是被梨花诗性别压制。
这不是还有一个古代现代都是常仪的菠萝小薇嘛,小果叮的性别也没变啊是不是,说不定橙留香陆小果才是特例嘛,是吧?
但菠萝吹雪忘记了,有种东西叫做flag。

一百一十八
依照套路菠萝吹雪应该很快就能把自己两位兄弟救出来,但曾经有一位智者说过,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一定还会顺手关了气窗天窗老鼠洞。
比如菠萝吹雪上花果山第三层一路上艰难险阻,应对通缉,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又发现自己的剑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用。
事后的菠萝吹雪:“要不是因为相信小薇的人格我还以为她跟乱臣贼子串通起来害我。”
……等等,这样的事好像也不是没发生过。
———————TBC———————
我,季熙,填坑。
略加修改【其实就是多了点吐槽】把之前好几更一块重发了嗯。

评论(22)
热度(222)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