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圈名熙子/子熙,现混aph圈中v圈魔道圈果宝特攻圈
aph圈:普厨米厨,主吃普受米受向,雷右露,菊湾,英香,葡澳
中v圈:本命言和,吃言all,雷南北,拒绝龙言
魔道圈:薛粉&瑶粉,吃洋受瑶受与瑶薛。拒绝曦澄薛箐
吃冰洋。冰哥x洋洋(bushi
果宝圈:不合格雪吹以及半吊子四当家吹。吃官配香雪疯东疯all雪。吃四贼亲情向。拒绝乱怡天叮。
一条咸鱼x偶尔写个文

[金钱组/耀米]所失去的

*可以称作段子的小短篇
*ooc严重,跑题严重,请注意
*有肉渣
*国设,大概是史向
——————
王耀第一次看见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日后的世界霸主还是个带着不少稚气的少年。那个时候的琼斯丝毫没有作为一个国家的觉悟,狂妄地对他说:“美/利/坚终有一天会取代不/列/颠,成为世界上的最强者。”
那时候的王耀与他截然不同。纵然心下不屑,他还是诚恳——至少看起来诚恳——地应和了几声。对了,之前有句诗怎么说的来着?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这诗人似乎也挺厉害来着。

等到王耀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还是感慨:“我华夏泱泱五千年果然人才倍出,一千多年以前就有人懂得这条真理了阿鲁。”
谁能想到,大/不/列/颠最富庶的一块殖/民/地竟成了这颗星球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这么感慨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有些鄙夷地嗤笑了一声:“……Wang,你有点太轻视hero了吧。”
“‘有点’和‘太’不能一块用阿鲁。”王耀答非所问。他故意加大了冲撞的力度,心满意足地听见阿尔弗雷德带着些许羞耻的呻吟声。
阿尔弗雷德也没再反驳,和这个千年老狐狸争论中/华文化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他索性搂紧了王耀的脖子,带着些许媚意地凑到老狐狸耳边,轻轻吹了口气:“Hey,honey,”他又用腿蹭了下王耀的腰,“不打算快点么?Hero等会还有会议。”
“嗤。”王耀轻笑,依言加快了速度。
没有多言。

折腾了一番后王耀还是送走了擦着刚洗过的头发的阿尔弗雷德。重重地瘫倒在沙发里后,有些无所事事的王耀干脆开始追忆往事。
当初见到琼斯是什么时候?
他们的史书上写的是1784年2月22日。
管他的。反正王耀记得那天的琼斯。
金发蓝眼的少年人穿着有些旧,对王耀而言却十分新奇的西装,有些拘谨又有些新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广/州/湾,等王耀轻轻嗤了声以后才反应过来,慌乱地行了个标准的鞠躬礼,用夹杂着英语的蹩脚中文向王耀致敬道:“Hello……不对,你好,中/国。”他又咽了口口水,“西方的国家美/利/坚希望能与中/国通商。”
说话的间隙,刚刚独立的国/家偷偷打量着昔日东方的霸主。今日的王耀——还没开始工/业/革/命的中/国没了世界第一的地位,却丝毫不少地保持着不可一世的气度。
他骄傲孤高得像举世无双的强者。
这么想着,阿尔弗雷德轻声说:“嘿,王耀。”
“嗯?”四下人都在谈着通商的细则,王耀也乐得跟这个叫做美/利/坚的少年多扯几句,兴许能多挣几个铜板也说不定。
琼斯却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几年来的肺腑之言就这么流出:“美/利/坚终有一天会取代不/列/颠,成为世界上的最强者。”
柯克兰要是听到得气死。王耀腹诽着,嘴上却道:“也不是没可能阿鲁。
“只是要在几百年以后了。”

后来就是些他不怎么想回忆的事情。总之,不知不觉,那个有着阳光般的发色的年轻国/家渐渐达成了他的目标——在一百多年以后。被现代思想充斥的王耀有时候会感叹:这家伙成长得倒挺快,完全就是开了外挂嘛。
可相对的,琼斯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就比如说当年他能对一个陌生的家伙说出自己的野心,但二/战期间,阿尔弗雷德就只肯对临时的合作者吐露自己的计划;而现在,哪怕是刚上了床,世界的霸主也能说走就走,只留下一句“Bye-bye”。
长大了,就是这样吧。
王耀忽然想到这么一句。
然后他成功地被自己恶心到了。
他们是国家,哪里需要这些伤春悲秋的思绪。只是中/国的文化太过博大,由不得他不心思细密,感情丰富。
这一点上,琼斯和他几乎是相反的。王耀记得自己曾经问过他感觉自己丢了些什么(这大概是他们之间最感性的问题了),美/国小伙子却不在乎地笑了笑。
他说:“Hero觉得,那些东西和我今天的位置比起来——
“不值一提。”

评论(3)
热度(28)

© 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