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离

黍离/杜曷顾。具体属性在置顶里!与文无关的东西会经常发,同时也会看心情删。

*头像@花坞苹汀。我永远爱我亲爱的绑画er.jpg。

Time judged all.

[果宝特攻/天雪]晚来天欲雪

*cp天雪注意避雷
*ooc严重
*大概设定是吹雪是某个衣庄的老板,天爷是酿酒的,两人从小玩到大xx
*十分钟产物
——————————————————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天下无贼一向极爱这句诗。再加上现在应景,他便拎着酒壶,朝裹着沾满细雪的大麾的来客笑道:“菠萝吹雪,要不要跟我喝一杯?”也勉强算应了诗的意思。
而他的客人似乎没有那个雅趣。对方解下大麾挂在门边的钉子上,带上门,才转过身来,却是为了天下无贼煨酒的火炉。他朝手心哈着气,抱怨道:“这个天真是……喂天下无贼,这种大雪天你把我叫出来是何居心?”
天下无贼眯着完整的右眼,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娇气啊菠萝吹雪。也不知道听见我请喝酒就连夜跑过来的是谁。”
“那你也得备点好酒吧?结果这是什么,米酒?”菠萝吹雪一脸嫌弃,“一点酒味都没有。早知道还不如不来。”
“此言差矣。”酒好像有些许冷了。天下无贼把酒里的酒倒回酒坛子,放在炉子上。
“哦?怎么个差矣法?”菠萝吹雪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我看这杯茶都比这酒烈。”
天下无贼煽着火,悠然道:“在下亲自酿的酒,你还不放心么?”
“当年你还浪费了我不少酒曲呢。”
“那要不要赌一赌?”天下无贼将中指和拇指圈起,弹了一下坛子,“这酒,你喝不过五杯。”
菠萝吹雪挑眉:“我要是过了呢?”
天下无贼正起身把酒壶跟酒杯拿过来。闻言,他漫不经心道:“那我这里所有的酒你都拿去卖钱。”
“喂喂天下无贼,不对头吧?我可是开衣庄的。”
“你之前也顺了我不少好酒。”天下无贼递过去一个不足拇指大的酒杯,“如果输了……”
“那我就在你这里留半个月。”菠萝吹雪接过酒杯,坏笑道。
“此话当真?”
“比珍珠还真。”菠萝吹雪拿过酒壶,先给自己满了一杯,又道,“不过,你先喝。我可不敢确定你没放蒙汗药。”
“哦?”天下无贼慢悠悠地扇着火。
“来尝尝?”菠萝吹雪笑着把满上的酒杯递过去。
天下无贼似笑非笑:“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菠萝吹雪看着他把酒喝完,又拿过一个杯子,笑道:“要不要再来一杯?”
“我看你没安什么好心。”天下无贼接过那个空杯子倒满,又递给菠萝吹雪,道:“菠萝吹雪,现在能喝了吧?”
“来啊,谁怕你这米酒?”
天下无贼顺手抄过那把羽毛扇子,遮住了上扬的唇角,势在必得地看着咕咚咕咚喝酒的菠萝吹雪:“这是第一杯。”
“喂天下无贼,你不会以为我想耍赖吧?”
“当然不是了。”天下无贼又给他倒了一杯——拿的是自己刚才那个杯子——笑盈盈问菠萝吹雪:“第二杯,还敢不敢喝?”
菠萝吹雪咂咂嘴,道:“当然。”
天下无贼给自己扇了两下,抑制住头晕。
好。最后一杯。
菠萝吹雪现在已经趴在桌子上啦。
——————————
旧文重发。

评论
热度(30)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